2016-11-17

為什麼花了錢沒變漂亮?


微整注射醫學近十多年來蓬勃發展,
原本醫學界對人體解剖構造的知識被應用來了解當物體進入人體的反應、效果和結構關係。
這原本空白的領域於是累積出各家學說如何能把美麗和年輕尋回,
但每一張臉都不同,這些都只是學說,
科學的歸納和分析對於有條理可循的生物反應可以得到結論,
對於美醜卻不一定。

學說不一定是正確的,結構的知識完整也不保證結局是完整的。
像說一道好菜一樣,
說得天花亂墜,真正打起來常常是不忍卒睹,結果更是杯具一場。

因為很多的理論是由錯誤的概念出發,
很多概念是由少數案例的經驗而來,
理論固然是理論,但每個人都不一樣,
從解剖理論到實務之間,可以同一劑量、同一深度,
但從來劑量和深度就沒有與美不美有太大的關聯。
說穿了,每個人的問題都是獨特的,但是從事醫學的都喜歡找定律和規則。

這太太的印地安紋很嚴重,
任誰都會看出印地安紋的兩道凹陷,
他找了醫生「補」,卻沒變更好,
臉頰很肥,照相很醜,凹痕還是很嚴重,現在的臉一坨一坨,自己看了很心煩。

他的臉部組織體積不平衡隨著時間越來越嚴重,
皮膚鬆弛導致不平衡隨時間越來越明顯,
印地安紋和這些間隔都與韌帶和肌肉分隔、脂肪分隔有關,
他的醫師建議了她用左旋乳酸,
是個好的也是對的選擇,但結果卻不理想。

臉部分布平衡的問題沒有著墨,鬆弛和表層的緩衝沒有處理,
卻把劑量全用來處理印地安紋,
導致老化跡象持續,新生組織和沒處理的凹陷對比更加嚴重,
這也是為什麼她看到自己的照片就心煩,兩坨肉笑起來很不自然。

印地安紋的填補,不是看到凹陷就填,
水狀的產品只會自行選擇容易堆積的地方待,也就是韌帶的兩側,
組織增生的結果造成印地安紋更加明顯。
最大的錯誤是水狀的乳酸卻選擇用注射膠狀物質的鈍針來注射,
鈍針對水狀物質劑量的控制難以精準,
阻力小,水一下就都流出來了,結果就是坨狀物。

盡信書,不如無書,
還不成書的粗理論,更需要多加思考再服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