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25

二十包耳垢



這故事聽起來詭異,但對於到處求診的辛苦患者,和每天辛勤看診的醫師都是一堂課。
五十多歲的L先生因為朋友介紹聽說慶城街有個皮膚科醫師很厲害來看診,咳,
L先生的皮膚其實沒什麼大問題,病毒疣和濕疹雖然治療的功力各有高低,
但要診斷出這兩個皮膚問題,每一個皮膚科醫師應該都具備這個能力。

故事的主角是陪先生來看病的L太太,
這五年來看過的醫生婦產科、耳鼻喉科和皮膚科超過20位有了,
誰報說誰厲害,他就去看,我跟她要了一份清單,@@!

經常遇到陪看診的家屬也要順便問問,我都不好意思直接拒絕,
看診這件事沒有順便的事,你的病和你的容貌對你是直接切身相關的問題,
醫生的檢查和判斷需要多年的教育訓練和臨床經驗,而且說話要負責,
順便誤了你,也傷害了專業。
直接因為沒掛號就不看,氣氛會弄得好尷尬,不是我的Style,
我通常就回答也檢查,再讓他們去補掛號,
大部分的人都知道這些知識判斷和叮嚀處方的可貴,接著就出去把號掛了。
當然偶而也會遇到奧客,醫生沒跟你計較,病看完了,評估完了,問題也問完了,
說要出去掛號,出去問了費用,然後就若無其事的遁了。
這是他的品格,價值自己訂的。

我看得出L太太不是這種人,當然也聽得出來,這些年來,什麼名醫都看過了,
絕望灰心讓他不想再隨便試了,尤其是遇到趙醫師,
雖然診所開了十五年,還是經常有不認識我的新病人問我是不是醫學院剛畢業,
我自己不以貌取人,更不想為了別人的眼光把自己打扮成阿伯。

L太太的乾癬症狀聽起來蠻怪的,只有小腿皮膚做過切片,
指甲有輕微變化,小腿的皮膚已經好的差不多,稱不上是乾癬的斑塊了。
四、五年來陰部皮膚因為擦藥萎縮,早就沒了性生活,
耳朵被認定是乾癬,不斷有一堆耳垢出來,兩周要去刮一次,
免疫製劑Himura也打了四、五年,雖然有申請到健保,但國家支出的總藥費相當驚人。

我叫他耳朵的藥別再點了,腳的藥和陰部的藥別再擦了,只開了一點簡單的藥。
指甲邊改擦溫和的藥,建議他免疫製劑也別再打了。
他半信半疑,還是出去掛了號,照著做了。
一周後他開心地回來,不可置信的說他的耳鼻喉科醫師說
「這怎麼可能,你的耳朵好乾淨耶!」
小腿不脫皮了,指甲和陰部感覺有比較好,但那兩區皮膚的進步需要時間。

現在的醫生習慣看報告,只相信報告;相信藥效,勝過聽病人。
他確實有乾癬,但僅限於手指甲和部分皮膚,而且幾乎早就好了,
沒有其他器官症狀,皮膚症狀又這麼輕微,免疫製劑實在看不出有使用的必要。
身體其他部位的皮膚病灶與耳朵的症狀明顯不同調,耳朵持續惡化,其他皮膚卻很好。
耳朵奇癢,身上皮膚卻不癢,
熟悉耳藥的醫師都應該想到這是耳藥的過敏,而不是乾癬。
陰部的皮膚萎縮,來自於藥物的影響要比乾癬要大得多。

然而問題出在哪?
皮膚科不會檢查耳朵,相信耳鼻喉科醫師;
耳鼻喉科醫師不懂皮膚,相信皮膚科醫師;
年輕醫師相信教授和權威的診斷;
教授和權威相信病理報告和藥效。
治療方向和原則每次回診都是照舊,照舊了四、五年,
病人到處求醫,新的醫師也不了解之前發生的事。

大家都只是犯了一點小錯,累積起來就變得很不一樣了。
專業訓練的獨立思考能力遠遠不及服從的教導。
這可能是在台灣的教育每個領域都普遍存在的問題!

2016-07-19

漸凍的童顏


我經常飛來飛去教醫師打針,從肉毒、玻尿酸到各式各樣的填充針劑,
從來沒有像今天這個方式打。

那是發表在四年前的美國美容皮膚科醫學期刊,
運用新式的注射方法,可以數位化地把3D聚左旋乳酸運用到人體的額頭,
藉由刺激體內組織增生,達到改善弧度、形狀、飽滿度的塑形效果。
裡面的案例是個漂亮的中年母親,
每次來我都要看好久,不是她特別囉嗦,也不是她的問題特別困難,
是她都會把我當作朋友說他沒法向人吐露的苦。

現在的環境離婚的人好多,他們心裡的、生活的苦,不一定對人說,
我卻常需要從臉上去發現、去處理,順便聽他們對我說。
我能幫什麼呢?
除了幫他們看起來像打起了精神,恢復了活力,變得更年輕,
能勸的我總要勸勸,人的愛都有限,饒恕是給對方和自己一條生路。
經濟困難的,勸他們別亂敗,幫他們聽聽,理理頭緒,從新開始,
有些好難好難的,只能和他分享我的信仰,看看有沒有當地教會能幫助他們。

他每次坐車從南部鄉下來,離了婚需要經濟獨立,不能看起來太糟糕。
當然,其實最重要是恢復自己的自信,和滿足自己那原本愛美的心,
「我現在什麼都沒有了。」
什麼都沒有了還要坐那麼遠的車、找到我、踏進來,需要何等大的勇氣?
然而,誰不愛美呢?

一年多不見,他進門時我嚇到了,
他拄著拐杖,走一步都有困難,話說得斷斷續續,咬字不清,
看他堆起滿臉的笑容,我也不好直接問他身體,問他為什麼這麼久不見。
「我去年被診斷得了C罕見疾病,沒藥醫,得這個病運動會受影響。」
知道他費盡的千辛萬苦來到我這,心裡好難過,這病進展這麼快。
我勸他生了這病就別打了,
做醫生的隨時都需要作出決定,
如果他這樣像拖的一樣再坐回南部,白跑了一趟,對他會更好嗎?
「醫生你就讓我打吧!讓我開心一下嘛!」
聽來瘋狂,這麼辛苦為了就是他打過的聚左旋乳酸。

護士小姐幫他搬上治療床,但是他其實連調整身體的能力都沒有,別說坐挺,
而我就這樣在他平躺縮成一團的狀態下幫他打完了。
我問她生病後,誰照顧他,和前夫和好沒?
他回去的生活我幾乎不敢想,三餐、洗澡和大小便,都比打針按摩困難多了。

我知道那病的進展和預後,
生命來了,生命又走了;
再困難,再辛苦,生命也會找到自己的出路,有他結束的過程,
人們失去了些什麼,就提醒他們要去抓住其他些什麼,
曾經有的年輕和美麗可能是某一些人最想抓住的東西,
而我能幫的就只是幫他們抓住青春嗎?
感謝耶穌讓我每次得面對這些病人時心裡已經有確定的答案,
這次我不想也沒時間再和他拐彎抹角了,把手邊的小聖經和詩歌給他,
他需要的不只是乳酸,是認識生命的主。

2016-01-28

最美的記憶


即使五年沒來了,一進門我仍然記得她的臉。
打完針,心裡一直悶悶的,腦海一直在轉,只是還有夜診要看呢!

「醫生!我上次打針是好久以前的事,現在紋又出來了!」
翻看病歷,上次的晶亮瓷打在法令紋上,五年了,
「可能我最近也比較累,因為醫院家裡兩頭跑。」
很好奇是什麼讓她五年過了又想打針,
「每次護士都問我先生,這是你媽嗎?」講到這她哭了,
不知多少的疲憊、身心的煎熬、強忍的悲傷和現實環境的擔心讓她像個孩子,
不斷著忍著淚,也擦著淚,眼淚卻像不聽使喚地湧出來。

「是我先生啦!他得了腦癌,發現時就末期了,」
「他其實跟醫生你一樣,都瘦瘦帥帥的,又娃娃臉,」
其實面對死亡和一連串的化療手術對一個病人很辛苦,
要照顧癌末病人和年幼的孩子,又要想到未來和面對經濟現實,
陪伴的人更辛苦,
「台大的醫生叫我們回去,看有什麼心願沒達成趕快去做,
到處去玩玩看看,不要將來後悔。」
和大部分的癌末家屬一樣,只要一點點希望,他們都還想去試試,
又到處尋訪,終於找到了一個要幫他們再開刀、再化療的醫生。

從十八歲進醫學院,我們上課要穿梭在醫院裡,
常常看到黃疸病瘦、焦黑昏迷的各式病人,
痛苦地在滿溢出來的急診走廊等,無助地在病床上忍,還有蓋上了布送往地下室去的,
他們可能年紀什麼都跟我們一樣,我常在思索為什麼?
我愛形態的東西、圖樣診斷,走了皮膚科,不太需要面對這些生老病死,
但我年輕時追尋生命價值與人生意義的答案裡,想的跟這位台大醫師差不多,
不想給他治療或不的建議,但花了不少時間跟她談,人生不在乎長短,而是品質。
我以前也常在想,為什麼明知這些人只能活半年,
卻要一直讓他們忍受化療和手術的痛苦?當然,每個醫師想的都不同!

「醫生說他剩沒多久,唉!我現在看來好老,」
因為生病,兩個人都沒了工作,一個治療,一個照顧,錢已經差不多用光了,
我勸他針別打了,把錢省起來,兩個人去玩玩,或者為了兩個孩子將來打算,
「我知道他隨時會走,我希望他記得最美好的我,」
我要哭了。這算不算個好投資,我不知道,但這個忙我怎能不幫?
她就是想把法令紋、木偶紋去掉,不要看起來那麼老而已,
「其實醫生我必須跟你說,上次打完後,我被拉去車站那邊打了長效的玻尿酸,好像還摸得出來耶,」
哪有什麼長效玻尿酸?其實是冒充玻尿酸的聚丙醯胺,永遠都不會消,
「那法令紋我可能沒辦法幫妳了。」
幫他打了木偶紋和下顎線條,看起來有精神多了。
真的,每個醫師想的都不同!

其實一支針能改變多少?
在我們心裡,我們愛的人永遠在我們記憶裡都是最美的,
寫了些字給她帶回去看,開了些藥讓她能睡得好些,
「醫生,不行啦!我知道打這些很貴的,我有帶錢,不能讓你出!」
我只好收一些,也是尊重她。

我相信上帝知道她比較堅強,所以交給她比較多責任,
祂可能知道我太脆弱,所以讓我走皮膚科,

勇敢的媽媽,加油!

2015-11-26

遲來的肉毒



從歐洲放完長假回來,我的一個老客人第一天就來,
放完假人多,她等了很久,看到她的臉不知為何一肚子火,
她和她先生的皮膚問題都是我在顧,肉鬆、臉凹、下垂、紋路也都是我在弄,
怎麼幾天不見,整個額頭不知去哪用肉毒打成凶神惡煞了,
明明原本好好的,
現在的醫美氾濫,隨處是廣告,那種隨處飄、到處做、講不聽又出問題的我最氣。
「你又不趕快回來...」
頂著這樣上班好幾天了,她的表情透漏著焦急不知所措。
幫忙擦屁股!
隔兩天她又來了,但看到那兩道眉我的火氣又來了,
我知道她愛漂亮,這麼多年來幫她維持得好好的,卻要自己去糟蹋。
「他們就叫我包一瓶啊!我想說你又不趕快回來。」有這麼急嗎?
包肉毒最呆,你買100u,保管卻在別人手上,碰撞、過期、保存不當失效都算你的,
你買的不是效果,有可能是無法兌現的垃圾債。
「他們說一瓶200u」根本是騙人,台灣哪有這種規格?
「那你額頭打了多少?」「120u」聽到這頭已經開始冒煙了,這醫美也太惡劣,
「他們不會騙人的,真的,我跟他們很熟,我都去那做臉!」連熟客也騙,
想擦屁股,幫他開了癢的藥,最近皮膚問題嚴重了不少。

看到她和她先生有時會讓我想到天上的老爸,和當時辛苦照顧爸讓人心疼的媽,
人老了判斷力就差吧?何況他們又沒有醫學知識,總把熟人當好人,
和她聊了幾句,知道他兒子要結婚了,她不知所措的臉頓時充滿開心的笑容,
那是她唯一的孩子,前段婚姻判給父方,但爸爸也沒好好顧他,
「他很棒!雖然沒像你這麼優秀。」
「現在年輕人結婚不容易,他沒讓他爸爸知道,也沒打算請客,
但我這個做媽媽的一定要幫他們辦幾桌,我跟他說你不是媽寶,因為你根本沒媽。」哭
「就這禮拜天了,唉,...」
我知道他為什麼不等我了,
「等下我們去打肉毒,明天約個時間來做音波,然後你頭髮去弄一弄,把這邊遮起來」
你能相信我常幫病人做造型嗎?髮型臉型輪廓曲線都是相關的,
這個關公眉禮拜天怎麼能見人?臉也太鬆了!
但是只剩六天,而且是調整打壞不對稱的臉,是技術上的大考驗。
我用非尋常的注射點和劑量預測星期六前作用,
和需要調整回的肌肉把肉毒注射在眉毛上方和額頭,
想說她應該最近花了很多錢,用最經濟的調數把音波能量打在需要的地方,
然後只收了半價,
「少收的當作我的贊助吧!」不知道這些last minute肉毒和音波會如何發揮功效。

星期一她回來,眉毛正了,臉還不夠緊,但緊多了,頭髮美極了!




2015-11-16

聚酯晶球的美形科技 之五

Ellanse (polycaprolactone, PCL) 可以同時改善輪廓和膚質
Ellanse依戀詩注射部位因為代謝加速和免疫反應進行,膚質常常也會跟著改善

Ellanse在台上市還不到ㄧ年,已經儼然形成一股風潮,
嘗鮮的民眾詢問電話還不少。
新產品免不了被拿來和現有商品比較ㄧ番,
台灣的美容醫學市場有許多商業化的演化過程,
現今的環境中搶頭香的風氣盛,
早在年初,googleYAHOO關鍵字就被包下,
很多醫師急著跑國外上ㄧ堂課,當然還要找個金髮的吉祥物合照一張,
對產品的認識與了解只是這樣當然是不

整個網路訊息有關產品的介紹和比較有許多不正確的地方
不同產品之間因為市場階段性行銷策略的考量,捧這個冷那個,當然是充滿謬誤。

我比較無法認同的是爲了做生意,昨是今非的論述,
抓住消費者求新的心理,把舊愛嫌得ㄧ文不值,把新歡說得如神似仙,
我常聽到二代童顏針的名詞,
用童顏針這麼low的名字來霸凌聚左旋乳酸就已經很夠了,
還拿個非親非故的聚己內酯來認祖歸宗更是叫人情何以堪,

原本花大把的鈔票上節目做廣告把左旋乳酸塑造成女神,
什麼跟他有關無關的美德才藝全灌給她,
會拉提,會瘦臉,會年輕,會豐滿,會細緻,會消眼袋,會收下巴,會消肥肉,
現在都變得ㄧ文不值,
而這些囈語夢話現在又把它通通交接給Ellanse
而民眾花錢之前,不妨參考其他以上是國家的發展狀況,

其他人的治療經驗,而不是當今談話節目付費常客所說的無關醫學。

大部分的人認為韓國是整形美容的先進國家,
確實整個韓國的民眾對於美容抱持的相當開放正面的態度,
加上韓國醫學工業政府重點輔導,
很多歐美最新的雷射光電儀器甫推出不久,韓國就有相似的機種推出,
韓國對於本國人手術及注射的費用並不高,在整個物價水平比台灣高的情況下,
治療的費用甚至比台灣還便宜,
但是對於外國人,特別是中國客人,收費的價目表又是另一本,價格高出許多,
韓國人和日本人不同,喜歡效果明顯的治療,
他們可以很自在地談論自己做了什麼,效果如何,
對於產品而言,好的東西快可以口耳相傳
他們單身比例快速增加,出生率低,人口老化問題和台灣一樣。中壯這代經濟主力步入老化階段,對於抗老的需求增加,
雖然韓國人普遍對於手術整形表現的勇氣可佳,
但近年來,手術的比例也有下降減緩的趨勢,
沒有明顯傷口,不須太長修復期的微整治療成為主流
微整注射產品在韓國上市的時間都比台灣早,種類也比台灣多,
注射品在市場的消長確實是一個不錯的參考指標

Ellanse在韓國是2013年初上市,目前佔了該商品全球銷售量的35%
根據2015年韓國的統計,在非玻尿酸的市場中,
Ellanse的銷售量佔了40%,證明它們在體驗了這麼多產品之後,
肯定了這個新材質的治療效果和安全性。
台灣才剛上市不久,好的產品需要有好的醫師使用,
也需要好的經銷商來經營,期待他在台灣未來的微整市場扮演關鍵性的角色。
更多訊息>>
注射示範  趙彥宇醫師  Yates Y. Chao, MD
  
Ellanse (polycaprolactone, PCL) 聚酯晶球具有不同的時效
聚酯晶球表面光滑,裡面是不同鏈長自行聚合的聚酯化合物,在消退的過程中可以維持較長時間相對穩定的臨床效果

 

聚酯晶球的美形科技 之四

趙彥宇醫師貧果日報講解奇蹟真依戀詩的效果與優缺點
蘋果日報上最新有關Ellanse注射針劑的評論報導,並和各種目前針劑做對照比較

我們所尊重的醫學,在這個價值混亂的時代,有時顯得如此的脆弱,
醫學生和醫師的學術殿堂,不外乎科學研究、學術論文和醫學會議。
如果這其中涉及商品的行銷,眾所視為公正超然的這些學術工具,
也可以是置入行銷,打擊異己的工具。

這種戲碼在玻尿酸填充物的論文、演講和會議最為明顯,
玻尿酸的前兩大,也就是顆粒型和凝膠型的兩大龍頭
不時都會有文章和新議題在醫學期刊上發表,
他們各執事實的ㄧ端論述ㄧ個填充物的好壞,
從事情的兩端看來,各有各的道理,
針對事實的一角來發揮,只要論理合乎邏輯,可以彰顯真理的不同面相,也無可厚非,
這些文章和研究雖然都說沒有廠商資金資助,
其實資金資助的形式千百種,有時整本期刊都被包養,
這些文章萬種風情,有時看來像名門閨秀,受過良好教養,
有時f離經叛道,謊言扭曲穿插期間,讓人無法領教。

有多少醫師有能力分辨其間,我不知道,
ㄧ個玻尿酸廠商的總經理跟我說,絕大多數的醫生哪看得懂,
他們只想知道要打多少,打哪裡,沒興趣知道那麼多。
絕大多數的醫師還是將醫學期刊裏的文章奉為圭臬,而這是現今的美容醫學。
穿梭各大正派的醫學會,也演講教學各種商品材料和技術,
我從來不用現成公版的投影片,歌頌德說ㄧ個產品如何是一個神仙寶物,
也無法接受ㄧ些扭曲強解的理論,被廠商摸頭上臺然後說些違心之論,
即使酬勞豐厚。

這些玻尿酸的不同立場牽涉到很多物理化學和力學的細節,
講太多一般人看不懂,
大抵上顆粒狀的玻尿酸說顆粒型的玻尿酸彈性高,支撐力好,才能達到塑形目的,
不容易因爲壓力擠壓變形,
凝膠式玻尿酸說顆粒狀的玻尿酸不均質,會有膠體液體兩相,
說凝膠多餘的交聯所衍生出的內聚力才是凝膠回復原狀的關鍵,
近來更引申出垂直壓力的抗性與內聚力才真實相關的荒謬理論。

其實內聚力是ㄧ個填充產品相當重要的塑形特性,
他的價值在於藕斷絲連的吸引力,能將不是我們自己生產,
外來注射進入的玻尿酸,在肌肉不斷牽引下,不斷擠壓中,再回復原本相連的狀態,
好像自己的組織相連一般,不易在組織間移動變形,
內聚力的膠體柔軟,注射後擠壓塑形容易,
即使注射技術普通、治療經驗有限、藝術空間品味欠缺,
都還可以藉著術後按摩來彌補,
所以我常聽到醫生說XX玻尿酸比較好,
其實他說的是比較好打,但ㄧ個玻尿到底好不好不是這樣看的,
這樣的低階注射方式只能應付小case
內聚力不能應用在所有的場合,
凝膠式玻尿酸的內聚力所提供的支撐度不足,內聚力的回復力則是相對的,
與彈性所說的復形是兩回事,
凝膠壓扁的變形與顆粒移位的變形只是不同意涵.不同形式的變形,
內聚力高的產品有較多無效鍵結,吸水浮腫問題也是某些品牌這類商品的缺點。

從玻尿酸看聚酯晶球,
晶球比顆粒狀的玻尿酸質地堅固,所賦予填充物本身的彈性比玻尿酸來得高,
在塑形上可以發揮更好的支撐力,
雖然聚酯晶球沒有交聯劑,沒有氫鍵,
但脂溶性聚合的特性讓他保有一部份的內部吸引力,
我姑且把它稱之為類內聚力,
因此在注射塑形上變得更容易,對於幫注活化型填充物晶體的均勻分部也意義重大。

但每種產品有每種產品的獨特之處,
Ellanse
的彈性和黏稠性雖然比顆粒型玻尿酸高,但還是沒有晶亮瓷那麼高,
對於下巴下顎線的塑形,晶亮瓷至今仍然厲害無人能敵,但聚酯晶球也不差。
Ellanse
雖有類內聚力,但還是沒有高內聚力的凝膠式玻尿酸軟Q
好處是Ellanse不吸水,不透明,刺激組織增生又撐的久,
本來就沒有包贏的完美針劑,
只有包山包海什麼都要懂都要行的專業醫師啊!

更多訊息>>
注射示範  趙彥宇醫師  Yates Y. Chao, MD

趙彥宇醫師注射示範Ellanse依戀詩臉頰下巴下顎線條塑形
臉頰線條凹凹凸凸的微調又不想把臉打肥,是技術最困難的地方,選擇適合的產品加上正確的空間分析才能做到

2015-11-03

聚酯晶球的美形科技 之三

Ellanse 洢蓮絲 依戀詩 易麗適 for tear trough, facial asymmetry and cheek curves
聚酯晶球的長效改善在淚溝、臉部曲線、嘴部不對稱、下巴都呈現自然的改善效果

在全球,各地的民眾對於填充物的有效期限有著不同的需求,
在澳洲,很多人定時回診所補嘴唇,這就像定時去美容院弄頭髮一樣,
在台灣,很多客人會盤算,「嗯,這個撐得比較久!比較划算。」
在中國大陸,雖然客人的荷包很滿,但是他們就愛永久的,因為那更划算,
結果多的是醫療行銷集團,結構從大陸醫生到台灣、香港、韓國都有,
嘴巴說賣的是愛貝芙,其實打的是玻尿酸,
然後付了比美國同樣產品高五倍以上的價格,
這個歐洲生產的產品,在歐洲卻都沒什麼人打,表示他們想得跟我們很不一樣。

對於產品時效的接受度和需求度其實反應的是對於微整的目的追求,
和對於美容治療的風險管控。
如果注射打針為的是增進改善容貌的美好,定時修補是應該的,
如果為的是除掉心中所厭惡自卑的,那最好永遠都不要再讓我回到從前。
任何微小的注射都不是全無風險,永遠不會消失的東西就是永遠的風險,
問題是這些接受的民眾在治療前的知識,了解了這些風險沒有。

在我們討論產品的吸收和時效時,必須了解
產品在人體吸收的時間不等同於實際臨床效果維持的時間,
在市面上很多玻尿酸說其時效為一年,
但是一年到了,玻尿酸的效果早看不見了,
患者可能跟你說他覺得半年就消掉了,
但其實在組織中,還有之前的玻尿酸殘留,
它們被包在細胞和纖維組織中,即使一年了都還未完全散掉,
這樣的情況在眼睛周圍特別明顯,
一年的產品在正常情況下一年到了應該只剩一點點,
而玻尿酸的吸收和個人酵素的活性有關,有人分解的快,有人分解的慢。

對於活化型填充物則是完全不同的概念,這類產物也會被人體吸收,
然而真正影響外觀臨床效果的是增生的組織,
只要這樣的填充物還在體內,就會引發人體反應,造成自體組織增生,
因此實際的臨床效果要比填充物從人體吸收的時間還要加個半年到一年。
玻尿酸一樣,Sculptra裡的乳酸晶體會被人體吸收,Ellanse裡的聚酯晶球也會,
就乳酸而言,乳酸晶體被加工做成不同鍵結情況的微小顆粒,吸收的時程各不相同,
為的是維持持續作用的時間,發揮刺激活化的持久作用,
乳酸晶體在人體吸收的時間也是因人而異,但一般都需要一兩年才能完全吸收完畢,
就產品標示說的25個月,其實實際上臨床上看到的效果甚至長達三年或更久。

Ellanse的聚酯晶球比較好玩,和之前的填充物消退曲線都不相同,
在生長的過程和原理上,和乳酸很類似,但是Ellanse凝膠當中有70%的短效塑形物,
可以在一開始模擬實際的臨床增生效果,不會在注射完畢後消退得那麼多,
Ellanse所刺激的生長反應也不像Sculptra那麼多,體積增加的曲線比較是緩步增加,
在消退上,有加入短效塑形物的產品會在注射後的一個月到三個月經歷體積的流失,
所幸這個情況在Ellanse程度並不是太大。

聚酯晶球的特殊在於他的脂溶性與自我聚合的特性,
不論是鏈長或是鏈短的聚酯分子都可以聚合成同一形狀,
所以可以提供差不多的生物刺激反應,
一直到最後鏈長太短,結構鬆散,晶球崩落被人體吸收掉,
聚酯化合物的分解是不需要人體酵素作用的,
因此比較沒有因人而異的顧慮。

就Ellanse第一批上市的產品和同品牌其他的品項,
當鏈長不同時,時效就可以調控,變得可長可久,
但真的大家都喜歡那麼久的東西嗎?
根據調查發現, Ellanse-S,也就是最短效的產品,還是銷路最好,
其次是次短效的商品Ellanse-M,
到底都是患者在挑選,喜歡求新求變;還是醫生在挑選,希望他們常常光臨,
就不得而知,
未來每一個區域也會因為市場喜好不同,產品呈現不同光譜吧?
更多訊息>>
注射示範  趙彥宇醫師  Yates Y. Chao, MD
Ellanse 洢蓮絲 依戀詩 易麗適 longlasting clinical effects
聚酯晶球內的聚酯化合物雖經過分解卻能維持不錯的晶球顆粒外型和大小,讓臨床效果維持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