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2-23

額頭的精算師 之八




說了這麼多注射技術用於額頭,到底誰是我目前心中的最愛?
答案是利用水剝注射(Hydrodissection)的晶亮瓷(RADIESSE),

一個正常的額頭必須要有骨骼的硬度和表面適當厚度的軟組織覆蓋,
線條不論男女都要飽滿,
男方寬女圓窄,
女垂直男稍斜,
男生要有適度陽剛的眉骨搭配,女性要有飽滿的眉弓弧度,
這半硬半軟的質地,晶亮瓷表現得相當好。

另外額頭除了骨頭上的薄薄皮膚脂肪沒有什麼控間可以出錯,
無法容許結節發生,晶亮瓷用到現在全球幾乎沒有肉芽腫的報告,
只要醫生打均勻,不要一團打在肌肉哩,幾乎無結節的問題。

就填充物的流變物理特性來說,晶亮瓷的
1.立即彈性高,可以撐得起圓弧和眉骨不會被壓扁。
2.立即黏性高,不會擴散糊掉,對於年輕人的潮型帥樣的雕塑很給力。
3.延遲彈性高,不會走樣變寬,不會過度增生,不會剛打漂亮,一個月後變成蘇眉魚。
4.延遲蠕變性低,當其中凝膠吸收,填充物顆粒幾乎定位不移動,不用擔心位移,
   不適合押出甜甜圈做造型。

但它的物理特性也可能造成注射時的困擾,
1.彈性高又黏稠性高的產品,容易有注射時的暴衝力,不易分布均勻,也不意捏壓塑型。
   這是考驗醫師技術的關鍵,但是目前有FDA許可的稀釋注射法,也就是利用麻藥稀釋,
   當注射時,麻藥混合後,彈性不減,可以提供支撐塑形力,但卻可以大幅降低黏稠性,
   可以幫助均勻分布和塑型。
   當其中的麻藥幾個小時到一兩天完全吸收後,產品又回歸原本的硬度和黏稠性,
   可以大幅降低技術的考驗姓。
2.產品黏稠度和彈性高,不易察知是否扎入血管,依但扎入血管注射,往往塞得更牢。
   這部分可以用稀釋方法和鈍針來輔助,增加注射的安全性。
   當然要增加安全性還要熟悉解剖構造,勿貪快,勿全身麻醉或神經阻斷,傾聽病人反應,
   這樣可以大幅提高注射的安全性。

然而就額頭來說,
用鈍針注射,也有它的困難度,
1.首先額頭彎彎曲曲,用細的鈍針,就跟尖針一樣危險,
   而且組織剝離的能力差,打來吃力。
2.用軟的鈍針,彎彎曲曲,更不精準,打起來更費事。
3.用粗的鈍針,剛性強,不易彎曲,病人感到痛,有些地方不易觸及,
   塑形有死角,注射礙手礙腳,很難避免有些地方注射到肌肉裡。
4.一般用鈍針注射時的工作是一邊剝離組織,剝離很不完全,
   一邊放置填充物,當然放的也難均勻漂亮,
   雖然打完都是膨起來,裡面的東西根本不均勻。

就以上的優缺點,我發明了所謂水剝注射技術,
並發表在即將出刊的美國皮膚外科醫學期刊(Dermatologic Surgery)上。
利用鈍針先將生理鹽水注射在即將填充的前額骨上方,將組織分離開來,
藉著手推開組織中的鹽水玻璃組織,而不是全用鈍針來分離組織,
組織剝離的更完全均勻,也減少了疼痛和出血,更減少鈍針玻璃可能有的血管風險。

在這過程中,刻意不使用麻醉劑和膨脹試劑,要保有神經感覺的監控能力,
因為當危險接近血管時,人體有保衛機轉會感到極度疼痛,
保有這道感覺防線,就保有的安全通報系統。
同時注射和剝離用的成分是生理鹽水,即使在這段預備過程打到血管裡也沒有危害,
而且也很容易發現,可以避免接下來的注射發生危險。

水分吸收完畢只需要很短的時間,不影響後續的填充與判斷,
然後晶亮瓷便可再利用鈍針依循之前路徑在已準備好的空間裡輕鬆放置均勻。

我們都知道晶亮瓷和一些填充物都會刺激膠原蛋白增生,
這是會甚麼第二次的注射會遇到一些阻力,變得比較難打,
這不僅增加注射醫師的技術考驗,也可能增加注射的危險性,
所幸這樣水剝的注射技術讓填充物分布十分均勻在同一平面,
連新生的膠原蛋白分布都很均勻,第二次注射也可利用水剝方式,一切就簡單多了。

那你可能會問水剝也可以用在別的產品嗎?
1.水性的填充物如據左乳酸不合適,會亂流稀釋。
2.玻尿酸會吸水稀釋,本來支撐力不夠的會更不夠,也不適合。
3.脂肪不適合一團分布在一聚合空間,只會存活率下降,壞死數量增加,不行。
4.膠原蛋白當聚集成塊時,可能變硬,在時效和經濟考量也不理想。
5.Ellanse雖然勉強可以,但支撐力較差,量多時塑形力反而下降,單位價格太高,
   整個額頭若沒有三支以上,體積常會被注入的生理鹽水所誤導而增加注射困難。


從此,要有漂亮帥氣的額頭不再是難事了。

 
晶亮瓷水剝額頭雕塑
趙彥宇醫師在法國坎城示範晶亮瓷水剝額頭雕塑技術

2017-02-08

額頭的精算師 之七

趙彥宇國際微整注射教學
趙彥宇醫師在蒙地卡羅國際抗老大會上演講教學微整的藝術與技術


L小姐一進來就開始稱讚我的微整技術和美感無人能敵,
她是經由朋友介紹又做了功課,看了我的許多文章和案例才來,
從對話中不難發現她對美容醫學療程的熟悉,
好像什麼市面上的產品和市場動態都有在follow,
自己的臉上也做過不少東西。

她開門見山地說她很不滿意自己的額頭,覺得額頭的缺陷常讓她心情壞。
而她的額頭到底有多差,從進門開始我就能看到兩側眉毛上方略為的凹陷,
這情況在一般民眾裡相當常見,但整體上她的額頭中央的角度和弧度都還算差強人意,
「我不要做那種很突很飽滿那種喔!我只想打一點點...」
如果仔細評估,她兩邊的缺陷有很多的不同,
左邊凹的多,凹到偏中央來,但凹陷平滑順暢;
右邊凹的少,但凹了好幾個小窟窿,呈現十分的不平整。
 「我真的不要打多喔!只要平就好了。」

打到夠、打到滿其實還容易,她所要的工程就像磨石子一樣,
只是把凹痕填滿,還要抓上下水平和兩側對稱,而且還要用量少,才是最難的。
但我想,用我的水剝新技,這也不是不能辦到。
我跟她建議我的新技術,這些不斷追逐醫美新知的人早有聽聞,也是她來的原因。
但他們這族群凡事都追求新,她又出功課:
 「可是我想用那個二代童顏針...」
其實這些求新的民眾,新從哪裡來?
就是從媒體、網路、置入行銷和醫師的節目雜誌廣告來,
童顏針沒什麼第一代或第二代,它們沒有親戚關係,
成分不同,不同公司,作用機轉、打法、效果都不同。

童顏針本來就是一個醫生為了行銷3D聚左旋乳酸想出來的名詞,在大陸被炒紅,
還是衛生機關加強查緝列為不合法的行銷名詞,容易誤導病人。
另外兩個分別在大陸和韓國生產的類似成分的產品,但沒有許可證的都稱自己是第二代,
稱第二代就是要捧自己,有超越第一代的意思,但沒許可證的本來敢用的人就少,
但她說的不是指這個,是看太多置入節目所說的聚脂晶球填充物,
這成分和乳酸完全不同,作用曲線、效果、質地、打法通通不同,
會把自己和一般人所認定為童顏針的乳酸做類比,其出發點是膠原蛋白生成的部分,
但說實話,會生成膠原蛋白的還不少,晶亮瓷、PMMA和許多的填充物都會,
聚脂晶球也有自己的特點和優點,不用一直依附別人,
富二代不見得比富一代高明多少。

對我來說,有什麼不能打嗎?當然也可以應用我的微剝技術啊!
但是就實務面而言,還是有許多不方便,沒有晶亮瓷那麼適合。
首先,它的單位價格貴很多,如果要打一個漂亮飽滿的額頭,三支最剛好,
但三支的價格實在太高,很多人恐怕負擔不起。
另外,它的質地還是比較軟一些,支撐度也比較弱,
如果需要填得多,女士要弧度較飽滿,男士眉角邊緣要陽剛些的不適合,
再來,就是稀釋問題,打完腫脹消退和實際效果呈現曲線與晶亮瓷不同,
時間更長一些,對於經驗不夠的醫師挑戰更大。
最後是填充物的膨脹效果,在邊緣處微量的填充物也有膨脹作用,
尤其是骨性的結構部位,聯合和漸層都需要技術,
這些在胡言亂語的置入談話中甚至是以用量取勝的醫學會議裡都聽不到,
打出一個藝術優雅額頭,和塞成一個爪哇式凸頭是完全不同的一件事,
這是一個劣幣逐良幣的時代。

回到故事現場,我很有自信地想幫她省錢,雖然打三支我會省事很多,
她只想平,不想多,所以我挑戰兩支幫她完成,
你可知道這當中的挑戰:
1. 一邊大範圍凹,一邊多處漥,兩邊要做一樣,量少真的要放很準。
2. 填剛好而不多出來還要平,這更難。
3. 稀釋過後的平是帶著經驗和想像的,要等到腫和水消掉以後一切才算數。
4. 有些地方有打,有些地方沒打,但他們要連成同一個弧度,是有極高的難度。

打完兩天後,他很生氣地跑回來,用詞不太友善,和原本的百般客氣完全兩個樣,
「我要把照片放上網路,來問問大家,我的額頭是不是越打越糟!@#$%...」
我跟她解釋,這是腫,因為幫它省錢,只打兩支,
有些地方沒打, 維持原狀,原本凹的地方打了又加上腫,反而比原本正常的還突,
相對之下,原本正常的就覺得是凹,
他聽不下去,這也是台灣醫療的現狀,醫病之間充滿懷疑,真正的善意變成讓人難以相信。
「這明明是凹,你還跟我講不是凹,你照片給我,我來讓大家說是凹還不是凹...」
一個民粹至上的國度,民眾哪懂得這些恢復、腫和消、打了那裡的問題,
皮膚看來都一樣,裏頭哪裡有填充物,哪裡沒有誰知道。
一年總有機會遇到一兩個這種病人,每回如此,愛心和對人的相信都會滿負傷痕。

但我對我的技術有信心,
你可知道,做微整雕塑常要帶著一雙信心希望想像的眼睛看事情, 
等那個腫消了,打的地方就會和沒打的地方連成一個弧線啦!
這希望的想像是需要很多對產品的了解、治療的經驗累積和對線條弧度的執著,
解釋了一個鐘頭有吧,像一個以藝術信念創作的人對一個來翻桌的客人傳教,
感到自己好卑微。
好不容易勸他再等一星期,等腫消了再說,她不情願臭著臉走了。

一星期後,她回來了。
一切都平了,我也感謝她還願意跑回來告訴我,像我說的一樣,變平了。

額頭,需要一位懂得精算的傳教士。

晶亮瓷RADIESSE 水剝豐額技術
利用水剝技術和晶亮瓷,可以均勻自然的微整填充額頭弧度

2017-02-01

額頭的精算師 之六

水剝晶亮瓷額頭塑形
利用水剝晶亮瓷額頭塑形技術,可以克服晶亮瓷再額頭應用所遇到的問題


最近在一場台灣辦的國際會議上發表了我用晶亮瓷來做額頭塑型的新技術,
有一位國外有名的講員跑來跟我說,
「好在有聽到你講的這場新技發表,這是我這次來參加這會議唯一的收穫。」
呵呵!其實不只東方人需要,外國人也需要。

說道晶亮瓷(Radiesse)用來作為臉部塑形,
經過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通過已經超過十年,
美國對於醫療美容器材的管理一直有著最嚴苛的標準,
由於這是玻尿酸後第一個通過的合法的注射填充物,
很多醫師的注射觀念還是停留在玻尿酸,
晶亮瓷就彈性、黏稠度、塑形能力都要比玻尿酸來的強很多,
但是在實際的注射技術必須做一些調整,並要接受進階的訓練,
才能安全有效地將產品優點發揮出來而不致發生危險。

舉例來說,
凝膠式的玻尿酸很多人愛,認為最好打,
那是因為凝膠式的玻尿酸不易作為立體結構,
分批打加上按摩,和打一團加上按摩,結果都差不多,
因為凝膠式的玻尿酸的注射後按壓的塑形技巧比注射時的分布更重要,
不論技術好壞,按壓得當,大致上不理想的分布、不適宜的劑量,都能得到修飾。
我在教學時常看到對於凹陷的輪廓問題,有些醫師就是一針灌到飽,再按摩,
雖然這不是最好的注射方法,之後在臉部運動時也可能出現不自然的狀況,
但當下的飽滿和圓弧,的確會是差強人意的尚可。
但如果這招也用在晶亮瓷,事情就會很大條!!

1. 它不像凝膠玻尿酸黏稠度那麼低,可以靠著按壓改變分布位置,
    如果打不對位置,是沒有辦法靠按壓改變太多的,打一坨就是一坨。
2. 它不像玻尿酸那麼柔軟,混在組織當中也沒有感覺,
    如果他的分布不均勻,好的支撐度會變成摸得出的填充物,打一坨就是一坨。
3. 它會刺激膠原蛋白合成,如果分布的不對,這些膠原蛋白纖維也可能優點變缺點,
    分布的不對,造成臉部運動的阻礙,還增加下一次注射的困難。
4. 它沒有水解酶可分解,打不自然沒得修。
5. 它不像玻尿酸質軟,回抽可知血管內外,如果沒有專業知識,
    不會分辨是否扎到了血管,一直灌就是一直塞。

當然關於晶亮瓷的專業知識和訓練還有很多,可以避免危險發生,
達到好的雕塑支撐效果,換言之就是技術門檻比較高。

就質地來說,晶亮瓷如果能作為額頭的塑形劑就太好了,
因為它完工後的質地跟額頭很接近,感覺像真的一樣。
但是額頭的問題我們之前說了,
空間有限,要鋪得很均勻才行,但彈性度高的,黏稠度高的不容易鋪均勻,
額頭很多重要血管,用尖針注射黏稠物質不易均勻,也有很高扎到血管的風險,
額頭骨頭彎彎曲曲,用鈍針要克服這些地形崎嶇不容易,
鈍針也要小心血管,所以常常弄到病人很痛,要不然就是為了痛打不均勻,
如果採用神經阻斷麻醉或全身麻醉,甚至膨脹麻醉,都不安全,
病人是不痛了,但是扎到血管也沒知覺了。

為此,我發表了水剝額頭晶亮瓷注射技術,並發表在美國皮膚外科醫學期刊,
有了這方法,額頭塑形就簡單安全了。(待續)

趙彥宇醫師在法國的額頭塑形教學
趙彥宇醫師在法國坎城教學示範晶亮瓷的額頭塑形技巧

2017-01-24

額頭的精算師 之五

以數位化的方式來分析知道額頭的輪廓需要,再以數位化的方式將填充物精準的注射塑形


為了要追求額頭的圓滑飽滿,又要質地接近自然,
我幾乎用過了所有的填充物。
常常有醫生病人問我,這裡可不可以用這個填,那裏可不可以用那個打,
可不可以打分為兩個部分,一個是法規支不支持,一個是產品適不適合。
除了各國衛生署批准上市的適應症之外,其他的用途都都標籤外使用,
就美容的用途來說,光是臉上的用途就繁不勝數,
如果都是標籤內使用,大概也沒什麼戲可唱了。

標籤內使用的項目是指向衛生機關申請時,經過人體實驗去申請的項目,
不管在美國在歐洲,要做一系列人體實驗來證明一個用途,
要花的時間和金錢多到你無法想像,所以大部分商品都是選擇法令紋,
最簡單,最好做。
所以產品要如何應用的多元、漂亮和安全,
靠的是每一個醫師對於產品性質的了解,對於解剖構造的熟悉,
對於注射操作技術的掌握,和對美感形態的要求。

對於額頭來說,什麼產品能打,應該都能打,
打起來觸感不同,能調塑形態的能力不同,注射的方法不同,持續的時間也不同。
聚左旋乳酸用在額頭,又和玻尿酸與脂肪是完全不同一個故事。
乳酸用在臉頰的凹陷所達到自體組織增生的自然效果是有目共睹的,
乳酸水樣的物理特性,有別於以往礁體填充物的注射方式,醫師們也都很清楚,
但打在柔軟的臉頰技術就不一定能應用於額頭。

如果仔細地觸摸感受一下乳酸增生的組織,
他的質地和硬度其實和脂肪不同,是比肌肉更札實的組織,
裡面富含了纖維組織、免疫細胞和膠原蛋白,
他不像其他填充物所增加的體積,可以被推擠、壓迫、變形,
而是與自己的組織黏得牢牢的,量的多寡、形狀和曲線就看你當初的乳酸怎麼放。

七年前當乳酸一開始進到台灣,我試過了乳酸在額頭,覺得效果實在太好,
也發表了一篇文章在美國的美容皮膚科醫學期刊,應用數位化的分析注射方式。
並且在全世界各地發表了此項技術,
但是因為技術太難,應用的是尖針,很多醫生反應他們做不來,
因為尖針難掌握,如果不熟悉,會經常卡針,
沒有經驗,會一直出血,如果動作太慢,打進去的膨和搞太久的腫混在一起,
無法分別。
一次演講教學過後,幾個歐洲的醫師看到治療後的完美成效和現場示範,紛紛驚嘆說:
只有你能做得到,誰能做得到?

這麼多年過去,我打的案例也累積到相當的程度,
深深感覺,應用乳酸來治療額頭真的不容易,
有些醫師改用鈍針來注射額頭,雖然技術上簡化很多,
但水樣流體的劑型,經過鈍針注入前額骨上後便形成 一個連通的空間,
如果鈍針剝離的完整,水樣物可以到處流,重力因素會讓大部分液體往下,
無法選擇性的鵬在某處,或精準地創造圓弧。
如果剝離的不完整,那長的不均勻,恐怕結果更堪虞。

那我自己有什麼經驗可以分享呢?
1. 現場示範時會嚇到人,因為進針數多,動作會看起來很兇猛。
2. 後續照顧會需要比較仔細的按摩,按摩起來也比較痛。
3. 軟組織薄的不適用。
4. 組織長得多,反應特別好的反而要小心使用。
5. 不要貪心,一次不要打太多。
6. 不要過度按摩。
7. 對於血管的顧慮,真的比其他填充物安全許多。
當然這服藥真的僅供真正的填充注射專家使用。
 
利用數位化的分析可以知道額頭輪廓的需求,再以數位化的方式將填充物注射來改善形狀
在摩納哥國際抗老大會上教學演講新式的注射技術

2017-01-10

額頭的精算師 之四

技術不佳的額頭脂肪移植導致不均勻分布與不良的曲線
技術不佳的額頭脂肪移植導致不均勻分布與不良的曲線

把自體脂肪放在額頭不算是個壞主意,
但如何放得漂漂亮又安全可是有訣竅的。

 
平時自體脂肪移植,不論脂肪的來源為何,
都應該把它放生在合適生長的地方,
而脂肪存活在皮下脂肪層,就是最理所當然,自然不過的事嗎。
然而額頭這位置的先天脂肪就不多,只在皮膚下方薄薄分布ㄧ層,
如果要把取得的脂肪均勻又薄薄地只分布在這層組織裡,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

 
更何況,移植過來的外地脂肪細胞需要原有組織供應血流養份,
如果原有的脂肪層就不厚,能提供的空間來供應養活的脂肪細胞數量就有限,
試想,如果原本脂肪的厚度是1毫米,

那能供養的新移民能有1毫米厚就不錯了,
而1毫米的增減又能塑什麼形呢?


所以在脂肪移植界有所謂的肌肉內移植,
肌肉的血液供應充足,脂肪細胞在裡面存活率也高,
然而,這額頭部位的肌肉層也不厚,有些部位的額頭甚至沒有肌肉分布,
所以大部分額頭移植的案例也很難選擇性地只注射前額肌。


由於額頭這區域的結構特殊,頭骨彎彎曲曲,
填脂棒比較硬,要順應骨頭的弧度不易,從皮膚以下到骨頭以上的空間又有限,
所以幾乎這區的移植都是混合填在皮下、肌肉和骨膜上方的空間,
即便如此,增加了可容納範圍,單次脂肪的可存活量仍然有限,
空間有限下,過度填充並不會增加脂肪存活的機會,
同時填充脂肪在不同的組織界面,
均勻分布無界線也是技術上的考驗。

額頭這區有許多重要的血管分布,
連接了內頸動脈與外頸動脈的循環,
大概不少人聽過注射導致眼瞎中風的可怕傳言,
原因就是因爲在注射時,將尖針或鈍針扎進內頸動脈而不自知,
然後暴力推針將填充物逆流推向死亡方向。


很多醫師和民眾其實都知道血管內注射的危險而決定將堅貞注射改為鈍針,
但是鈍針並不就是安全的保證,
如果真把這些失明中風的案例追溯一下,脂肪移植所佔的比例最高,
然而脂肪移植從來就不是用尖針填的。
所以以脂肪移植已經比較粗的鈍針,還是有機會把血管給戳破,
然後造成無法挽回的後果。

讓我告訴你為什麼大家都相信鈍針安全,卻還有鈍針意外?
為什麼脂肪豐額的常看到不均勻的案例或很呆的曲線?
因為脂肪注射的動作與填充物的注射不同,
粗的鈍針要突破組織阻力更需費勁,
為了要均勻、放得更微細,在組織中剝離的往復動作就要更多,
而傳統一邊前進剝離組織,一邊填充的行為,
除了難以精準,更可能在更費勁的前進過程,造成更劇烈的組織破壞,
這破壞也可能包括血管。

脂肪存活後就開始生長,
組織剝離所導致的組織腫脹與真正的脂肪放置所產生的共同曲線,
若不是有經驗而動作迅速的醫師,
很可能放得十分不均勻,但初期外觀上也看不出來。

然後暴力的粗鈍針推進可能十分疼痛,
但戳到血管也很疼痛,兩種疼痛對沒有經驗的醫師難以區分。
如果因為這疼痛索性讓病人接受全身麻醉,
麻醉後什麼都不痛了,連扎進血管也不會痛的,
然後危險就發生了。

什麼是比較安全的治療?選擇合適的產品,對的技術,
然後就是經驗、對的劑量,和永遠觀察知道病患的狀況。

趙彥宇醫師注射教學
安全正確的注射技術才能確保所有的注射治療美觀安全
 

2016-12-27

額頭的精算師 之三

善用自體脂肪,可以經濟又有效地改善臉部輪廓


在台灣和世界大部分的地方,現在我們有各式各樣的填充產品,
但如果我們手上只有唯一的合法產品,就是玻尿酸,那額頭怎麼辦?
大部分的人腦筋自然會動到自體脂肪上,這就是目前大陸的情況,
雖然大陸的水貨多的不得了,什麼別的國家合法的或不合法的產品到處都有人打,
還是有一些的醫院只用有准證的產品,和脂肪。
這也是為什麼脂肪移植在大陸這麼普遍。

我也用脂肪在額頭,尤其是在台灣還只有玻尿酸的時候。
脂肪從自己的身上抽出來,除了工錢、器械消毒和手術的基本開銷,
沒有什麼消耗品,而一般微整注射進人體的消耗品常是最貴的材料費,
所以脂肪移植聽起來工程大,實際不一定比微整注射費用高,這也是吸引人的地方。

脂肪移植如果做得好,脂肪細胞是可以在人體內存活的,
也就是增加的體積是可以永遠存留的,雖然存活的比例因脂肪品質和醫師技術有不同。
我遇到不少大陸民眾喜歡永久的東西,
這也大概是為什麼脂肪移植在大陸和微整注射相較比例偏高的原因之一,
但我也常看到很多很多脂肪用來填在不適合部位的案例,
額頭算半個,下巴、甚至是鼻子都有人填。

為什麼我說這些部位不適合?
我們身上的結構剝開來,表面是皮,皮結實飽滿的看來年輕;
再下來是脂肪,脂肪柔軟,分布均勻足量的看起來圓潤;
再下去是肌肉,肌肉硬度適中,又富韌性,也提供體積支撐和掌握運動的關鍵,
最後是骨頭,決定形狀,質地又硬又結實。
額頭、下巴和鼻子都是骨性很強的部位,下巴和額頭或許還有一些脂肪,
鼻子微量的脂肪,和額頭少量的脂肪都很薄,
鼻子塌,用一團的脂肪來填,即使醫師有神一般的技術,也註定會是一個悲劇,
移植完的下巴圓呼呼的,像一坨麵團的也很多。

那我不是也做脂肪移植,而且放在下巴和額頭嗎?是的,但做的是不同的事,
如果脂肪填在下巴,必須是修飾曲線、缺陷、增加肉感和圓潤飽滿度,
而不是增加前凸的程度,也不是拉長下巴的長度,更不是讓它變尖或變方,
這像用刀切了一塊三角或四方的麵團,放在爐裡烤,
烤出來的都是圓呼呼的麵包!

同樣的,脂肪用在額頭也應該是適量增加厚度、圓潤度,減少骨感、修飾缺陷使用,
不應該用來調整角度,製造突出,或模擬眉骨,
最後的角度、眉骨和局部突出都會模糊掉,也可能隨著體重增加而變形。

這些落地生根的脂肪是活的細胞,並且保留原本生長位置的特性,
如果脂肪是從大腿或肚子取出,當你變胖的時候,
肚子脂肪累積的速度經常大於臉部,
移植的脂肪增大的速度也會比周遭原本臉部未經填入的明顯。

另外就是不真實感,
如果我們要做一把武士刀,真實的刀要有銅鐵般的硬度和重量,
用不同的填充物來模擬,有些填充物真的會像填充玩具般的質感,
玻尿酸可能像半水半膠的材質填在裡面,會彎掉;
Ellanse像塑膠;晶亮瓷像塑鋼;
而脂肪,就像塞了TC棉的玩具,要審慎使用。
 
注射的材質選擇要依據實際的問題和填充部位的特性

2016-12-21

額頭的精算師 之二

玻尿酸注射量多時可能產生土壤液化一般的不自然壓痕 


談到玻尿酸的額頭塑形,還要了解不同玻尿酸產品之間的差異性,
和不同方式注射所可能產生的不同結果。 

一般的玻尿酸注射填充物可以分為內聚力高,黏彈性差的玻尿酸,
和內聚力低,黏彈性高的玻尿酸,
這兩種材質運用於皮膚和軟組織就像縫製一套衣服,
有些部位、有些服裝需要延展度高、穿起來服貼的質料,
有些時候需要挺拔有形的布料。

你不能說誰好,依據不同需求,就得用不同的質料來搭配,

無奈這玻尿酸的浮世繪就是兩大藥廠,一家做前一種玻尿酸,一家做另一種,
而且雙方水火不容,彼此攻擊對方的效果不佳。
就像論文造假事件一樣,學術界也是可以用金錢和勢力操弄的,
如果你仔細看論文,不難看出其中偏頗的立場,當然後面都有不同的勢力在角逐,
現代論文的利益迴避動作並無法有效防堵廠商將意志貫徹其中。

而在這其中醫師的角色就耐人尋味了,
在一場台灣國際級的醫學會後,有位國外的皮膚科醫師直言他聽完這些講堂後,
深覺醫師像妓女一樣,也就是拿錢辦事,一支嘴隨他講,我相信這不只是在醫療界,
這些年走縱各場各國,看盡所謂大師名嘴,我很有同感,
名嘴轉色、各式達人不亦如此?
雖然職業無分貴賤,但大部分的人應該都不願從事性行業,
因為拿了錢,讓別人侵犯自己身體的底線,
其實和人格和學術風骨被侵犯也是一樣的。
但並不是所有人都覺得不蘇胡。

這情況可能接下來會有改變,因為越來越多的玻尿酸廠牌陸續推出,
話語權不只在原本的兩家廠商,有的廠牌現在兩種劑型皆具備時,
便應該思考什麼才是玻尿酸科學的後面真相,
大部分的醫師應該會漸漸從臨床經驗發現不同產品間的特性與優缺點,
而不是相信一些華而不實的理論和金錢包裝的造神秀,
就像拿玻尿酸來注射隆鼻的故事一樣。

所以當用玻尿酸來局部修飾額頭形狀時,
要評估缺乏部位,確實標出,並且放棄太大、太多的輪廓缺陷,
因為那是玻尿酸無法辦到的事,
至於注射技術,淺層的話記得少量,並且要與周邊融合,
凝膠的和顆粒的注射方法不同,才能將產品固定,
太過質軟的不合適,吸水太多的也不理想,
每一個人都應該單獨設計和計畫,不能用一套公式打天下。

如果要注射深,凝膠型的比較適合用尖針注射,
因為延展性好,可以藉按摩塑出形狀,並與周邊融合,
顆粒狀的也可如此操作,但量多時要注意邊緣的自然度,
但要小心血管,適合小範圍修飾。
如果用的是鈍針,仍應該注意分布的均勻性,
畢竟鈍針的路徑也沒有包含全區,即使是按摩和高內聚的組織融合也不能完全均勻。

當然,當深層的注射是鈍針和努力達成均勻的連續面,
或量累積到一定的程度時,玻尿酸便回復本性,
玻尿酸就不再能局部造型,而只能均勻分布,
僅止於增加厚度和飽滿度而已,
量多時也可能出現地基不穩、土壤液化的不真實感。

不是一面倒地說玻尿酸是神才是真正懂得玻尿酸,並且友善玻尿酸,
你說是嗎?

趙彥宇醫師在國際會議上訓練玻尿酸的講師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