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2-23

額頭的精算師 之八




說了這麼多注射技術用於額頭,到底誰是我目前心中的最愛?
答案是利用水剝注射(Hydrodissection)的晶亮瓷(RADIESSE),

一個正常的額頭必須要有骨骼的硬度和表面適當厚度的軟組織覆蓋,
線條不論男女都要飽滿,
男方寬女圓窄,
女垂直男稍斜,
男生要有適度陽剛的眉骨搭配,女性要有飽滿的眉弓弧度,
這半硬半軟的質地,晶亮瓷表現得相當好。

另外額頭除了骨頭上的薄薄皮膚脂肪沒有什麼控間可以出錯,
無法容許結節發生,晶亮瓷用到現在全球幾乎沒有肉芽腫的報告,
只要醫生打均勻,不要一團打在肌肉哩,幾乎無結節的問題。

就填充物的流變物理特性來說,晶亮瓷的
1.立即彈性高,可以撐得起圓弧和眉骨不會被壓扁。
2.立即黏性高,不會擴散糊掉,對於年輕人的潮型帥樣的雕塑很給力。
3.延遲彈性高,不會走樣變寬,不會過度增生,不會剛打漂亮,一個月後變成蘇眉魚。
4.延遲蠕變性低,當其中凝膠吸收,填充物顆粒幾乎定位不移動,不用擔心位移,
   不適合押出甜甜圈做造型。

但它的物理特性也可能造成注射時的困擾,
1.彈性高又黏稠性高的產品,容易有注射時的暴衝力,不易分布均勻,也不意捏壓塑型。
   這是考驗醫師技術的關鍵,但是目前有FDA許可的稀釋注射法,也就是利用麻藥稀釋,
   當注射時,麻藥混合後,彈性不減,可以提供支撐塑形力,但卻可以大幅降低黏稠性,
   可以幫助均勻分布和塑型。
   當其中的麻藥幾個小時到一兩天完全吸收後,產品又回歸原本的硬度和黏稠性,
   可以大幅降低技術的考驗姓。
2.產品黏稠度和彈性高,不易察知是否扎入血管,依但扎入血管注射,往往塞得更牢。
   這部分可以用稀釋方法和鈍針來輔助,增加注射的安全性。
   當然要增加安全性還要熟悉解剖構造,勿貪快,勿全身麻醉或神經阻斷,傾聽病人反應,
   這樣可以大幅提高注射的安全性。

然而就額頭來說,
用鈍針注射,也有它的困難度,
1.首先額頭彎彎曲曲,用細的鈍針,就跟尖針一樣危險,
   而且組織剝離的能力差,打來吃力。
2.用軟的鈍針,彎彎曲曲,更不精準,打起來更費事。
3.用粗的鈍針,剛性強,不易彎曲,病人感到痛,有些地方不易觸及,
   塑形有死角,注射礙手礙腳,很難避免有些地方注射到肌肉裡。
4.一般用鈍針注射時的工作是一邊剝離組織,剝離很不完全,
   一邊放置填充物,當然放的也難均勻漂亮,
   雖然打完都是膨起來,裡面的東西根本不均勻。

就以上的優缺點,我發明了所謂水剝注射技術,
並發表在即將出刊的美國皮膚外科醫學期刊(Dermatologic Surgery)上。
利用鈍針先將生理鹽水注射在即將填充的前額骨上方,將組織分離開來,
藉著手推開組織中的鹽水玻璃組織,而不是全用鈍針來分離組織,
組織剝離的更完全均勻,也減少了疼痛和出血,更減少鈍針玻璃可能有的血管風險。

在這過程中,刻意不使用麻醉劑和膨脹試劑,要保有神經感覺的監控能力,
因為當危險接近血管時,人體有保衛機轉會感到極度疼痛,
保有這道感覺防線,就保有的安全通報系統。
同時注射和剝離用的成分是生理鹽水,即使在這段預備過程打到血管裡也沒有危害,
而且也很容易發現,可以避免接下來的注射發生危險。

水分吸收完畢只需要很短的時間,不影響後續的填充與判斷,
然後晶亮瓷便可再利用鈍針依循之前路徑在已準備好的空間裡輕鬆放置均勻。

我們都知道晶亮瓷和一些填充物都會刺激膠原蛋白增生,
這是會甚麼第二次的注射會遇到一些阻力,變得比較難打,
這不僅增加注射醫師的技術考驗,也可能增加注射的危險性,
所幸這樣水剝的注射技術讓填充物分布十分均勻在同一平面,
連新生的膠原蛋白分布都很均勻,第二次注射也可利用水剝方式,一切就簡單多了。

那你可能會問水剝也可以用在別的產品嗎?
1.水性的填充物如據左乳酸不合適,會亂流稀釋。
2.玻尿酸會吸水稀釋,本來支撐力不夠的會更不夠,也不適合。
3.脂肪不適合一團分布在一聚合空間,只會存活率下降,壞死數量增加,不行。
4.膠原蛋白當聚集成塊時,可能變硬,在時效和經濟考量也不理想。
5.Ellanse雖然勉強可以,但支撐力較差,量多時塑形力反而下降,單位價格太高,
   整個額頭若沒有三支以上,體積常會被注入的生理鹽水所誤導而增加注射困難。


從此,要有漂亮帥氣的額頭不再是難事了。

 
晶亮瓷水剝額頭雕塑
趙彥宇醫師在法國坎城示範晶亮瓷水剝額頭雕塑技術

2017-02-08

額頭的精算師 之七

趙彥宇國際微整注射教學
趙彥宇醫師在蒙地卡羅國際抗老大會上演講教學微整的藝術與技術


L小姐一進來就開始稱讚我的微整技術和美感無人能敵,
她是經由朋友介紹又做了功課,看了我的許多文章和案例才來,
從對話中不難發現她對美容醫學療程的熟悉,
好像什麼市面上的產品和市場動態都有在follow,
自己的臉上也做過不少東西。

她開門見山地說她很不滿意自己的額頭,覺得額頭的缺陷常讓她心情壞。
而她的額頭到底有多差,從進門開始我就能看到兩側眉毛上方略為的凹陷,
這情況在一般民眾裡相當常見,但整體上她的額頭中央的角度和弧度都還算差強人意,
「我不要做那種很突很飽滿那種喔!我只想打一點點...」
如果仔細評估,她兩邊的缺陷有很多的不同,
左邊凹的多,凹到偏中央來,但凹陷平滑順暢;
右邊凹的少,但凹了好幾個小窟窿,呈現十分的不平整。
 「我真的不要打多喔!只要平就好了。」

打到夠、打到滿其實還容易,她所要的工程就像磨石子一樣,
只是把凹痕填滿,還要抓上下水平和兩側對稱,而且還要用量少,才是最難的。
但我想,用我的水剝新技,這也不是不能辦到。
我跟她建議我的新技術,這些不斷追逐醫美新知的人早有聽聞,也是她來的原因。
但他們這族群凡事都追求新,她又出功課:
 「可是我想用那個二代童顏針...」
其實這些求新的民眾,新從哪裡來?
就是從媒體、網路、置入行銷和醫師的節目雜誌廣告來,
童顏針沒什麼第一代或第二代,它們沒有親戚關係,
成分不同,不同公司,作用機轉、打法、效果都不同。

童顏針本來就是一個醫生為了行銷3D聚左旋乳酸想出來的名詞,在大陸被炒紅,
還是衛生機關加強查緝列為不合法的行銷名詞,容易誤導病人。
另外兩個分別在大陸和韓國生產的類似成分的產品,但沒有許可證的都稱自己是第二代,
稱第二代就是要捧自己,有超越第一代的意思,但沒許可證的本來敢用的人就少,
但她說的不是指這個,是看太多置入節目所說的聚脂晶球填充物,
這成分和乳酸完全不同,作用曲線、效果、質地、打法通通不同,
會把自己和一般人所認定為童顏針的乳酸做類比,其出發點是膠原蛋白生成的部分,
但說實話,會生成膠原蛋白的還不少,晶亮瓷、PMMA和許多的填充物都會,
聚脂晶球也有自己的特點和優點,不用一直依附別人,
富二代不見得比富一代高明多少。

對我來說,有什麼不能打嗎?當然也可以應用我的微剝技術啊!
但是就實務面而言,還是有許多不方便,沒有晶亮瓷那麼適合。
首先,它的單位價格貴很多,如果要打一個漂亮飽滿的額頭,三支最剛好,
但三支的價格實在太高,很多人恐怕負擔不起。
另外,它的質地還是比較軟一些,支撐度也比較弱,
如果需要填得多,女士要弧度較飽滿,男士眉角邊緣要陽剛些的不適合,
再來,就是稀釋問題,打完腫脹消退和實際效果呈現曲線與晶亮瓷不同,
時間更長一些,對於經驗不夠的醫師挑戰更大。
最後是填充物的膨脹效果,在邊緣處微量的填充物也有膨脹作用,
尤其是骨性的結構部位,聯合和漸層都需要技術,
這些在胡言亂語的置入談話中甚至是以用量取勝的醫學會議裡都聽不到,
打出一個藝術優雅額頭,和塞成一個爪哇式凸頭是完全不同的一件事,
這是一個劣幣逐良幣的時代。

回到故事現場,我很有自信地想幫她省錢,雖然打三支我會省事很多,
她只想平,不想多,所以我挑戰兩支幫她完成,
你可知道這當中的挑戰:
1. 一邊大範圍凹,一邊多處漥,兩邊要做一樣,量少真的要放很準。
2. 填剛好而不多出來還要平,這更難。
3. 稀釋過後的平是帶著經驗和想像的,要等到腫和水消掉以後一切才算數。
4. 有些地方有打,有些地方沒打,但他們要連成同一個弧度,是有極高的難度。

打完兩天後,他很生氣地跑回來,用詞不太友善,和原本的百般客氣完全兩個樣,
「我要把照片放上網路,來問問大家,我的額頭是不是越打越糟!@#$%...」
我跟她解釋,這是腫,因為幫它省錢,只打兩支,
有些地方沒打, 維持原狀,原本凹的地方打了又加上腫,反而比原本正常的還突,
相對之下,原本正常的就覺得是凹,
他聽不下去,這也是台灣醫療的現狀,醫病之間充滿懷疑,真正的善意變成讓人難以相信。
「這明明是凹,你還跟我講不是凹,你照片給我,我來讓大家說是凹還不是凹...」
一個民粹至上的國度,民眾哪懂得這些恢復、腫和消、打了那裡的問題,
皮膚看來都一樣,裏頭哪裡有填充物,哪裡沒有誰知道。
一年總有機會遇到一兩個這種病人,每回如此,愛心和對人的相信都會滿負傷痕。

但我對我的技術有信心,
你可知道,做微整雕塑常要帶著一雙信心希望想像的眼睛看事情, 
等那個腫消了,打的地方就會和沒打的地方連成一個弧線啦!
這希望的想像是需要很多對產品的了解、治療的經驗累積和對線條弧度的執著,
解釋了一個鐘頭有吧,像一個以藝術信念創作的人對一個來翻桌的客人傳教,
感到自己好卑微。
好不容易勸他再等一星期,等腫消了再說,她不情願臭著臉走了。

一星期後,她回來了。
一切都平了,我也感謝她還願意跑回來告訴我,像我說的一樣,變平了。

額頭,需要一位懂得精算的傳教士。

晶亮瓷RADIESSE 水剝豐額技術
利用水剝技術和晶亮瓷,可以均勻自然的微整填充額頭弧度

2017-02-01

額頭的精算師 之六

水剝晶亮瓷額頭塑形
利用水剝晶亮瓷額頭塑形技術,可以克服晶亮瓷再額頭應用所遇到的問題


最近在一場台灣辦的國際會議上發表了我用晶亮瓷來做額頭塑型的新技術,
有一位國外有名的講員跑來跟我說,
「好在有聽到你講的這場新技發表,這是我這次來參加這會議唯一的收穫。」
呵呵!其實不只東方人需要,外國人也需要。

說道晶亮瓷(Radiesse)用來作為臉部塑形,
經過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通過已經超過十年,
美國對於醫療美容器材的管理一直有著最嚴苛的標準,
由於這是玻尿酸後第一個通過的合法的注射填充物,
很多醫師的注射觀念還是停留在玻尿酸,
晶亮瓷就彈性、黏稠度、塑形能力都要比玻尿酸來的強很多,
但是在實際的注射技術必須做一些調整,並要接受進階的訓練,
才能安全有效地將產品優點發揮出來而不致發生危險。

舉例來說,
凝膠式的玻尿酸很多人愛,認為最好打,
那是因為凝膠式的玻尿酸不易作為立體結構,
分批打加上按摩,和打一團加上按摩,結果都差不多,
因為凝膠式的玻尿酸的注射後按壓的塑形技巧比注射時的分布更重要,
不論技術好壞,按壓得當,大致上不理想的分布、不適宜的劑量,都能得到修飾。
我在教學時常看到對於凹陷的輪廓問題,有些醫師就是一針灌到飽,再按摩,
雖然這不是最好的注射方法,之後在臉部運動時也可能出現不自然的狀況,
但當下的飽滿和圓弧,的確會是差強人意的尚可。
但如果這招也用在晶亮瓷,事情就會很大條!!

1. 它不像凝膠玻尿酸黏稠度那麼低,可以靠著按壓改變分布位置,
    如果打不對位置,是沒有辦法靠按壓改變太多的,打一坨就是一坨。
2. 它不像玻尿酸那麼柔軟,混在組織當中也沒有感覺,
    如果他的分布不均勻,好的支撐度會變成摸得出的填充物,打一坨就是一坨。
3. 它會刺激膠原蛋白合成,如果分布的不對,這些膠原蛋白纖維也可能優點變缺點,
    分布的不對,造成臉部運動的阻礙,還增加下一次注射的困難。
4. 它沒有水解酶可分解,打不自然沒得修。
5. 它不像玻尿酸質軟,回抽可知血管內外,如果沒有專業知識,
    不會分辨是否扎到了血管,一直灌就是一直塞。

當然關於晶亮瓷的專業知識和訓練還有很多,可以避免危險發生,
達到好的雕塑支撐效果,換言之就是技術門檻比較高。

就質地來說,晶亮瓷如果能作為額頭的塑形劑就太好了,
因為它完工後的質地跟額頭很接近,感覺像真的一樣。
但是額頭的問題我們之前說了,
空間有限,要鋪得很均勻才行,但彈性度高的,黏稠度高的不容易鋪均勻,
額頭很多重要血管,用尖針注射黏稠物質不易均勻,也有很高扎到血管的風險,
額頭骨頭彎彎曲曲,用鈍針要克服這些地形崎嶇不容易,
鈍針也要小心血管,所以常常弄到病人很痛,要不然就是為了痛打不均勻,
如果採用神經阻斷麻醉或全身麻醉,甚至膨脹麻醉,都不安全,
病人是不痛了,但是扎到血管也沒知覺了。

為此,我發表了水剝額頭晶亮瓷注射技術,並發表在美國皮膚外科醫學期刊,
有了這方法,額頭塑形就簡單安全了。(待續)

趙彥宇醫師在法國的額頭塑形教學
趙彥宇醫師在法國坎城教學示範晶亮瓷的額頭塑形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