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2-04

微整美容之兩岸關係 之二


兩岸三地的美容醫學交流頻繁,但美容治療的商業操作中還是存在許多的陷阱與安全上的隱憂。
北京媒體跨海專訪微整形與醫美的藝術與專業

兩個從陝西來的姑娘從診所附近的一家醫美診所過來,
她們在門口探頭探腦地打量裡面,
好像做了壞事怕被抓到一樣地掛了個號,進了診間,
滿臉羞怯地表達他想治療臉上痘痘疤痕的心願,
原來她們是從遙遠的陝西被仲介帶來台灣做一趟醫美之旅,

「這一路上這導遊實在對我們太好了,實在不忍心拒絕,本準備刷卡的,...」
帶她們來的仲介積極推薦那家診所所建議的治療,一直說這家診所在台灣特別出名,
但是這兩個姑娘還算精明,心裡老覺得怪,
「這麼有名的診所,除了我們卻沒有別的客人!」
騙了仲介說要回飯店休息,拿著出門前做的筆記來到我這,

「大陸網友說你這裡很實在,所以我們偷偷跑來這問問看。」

那家診所的女醫師建議她們多做幾種激光,效果才會明顯,
這一套治療,一個人要價台幣48萬,
原來人家對你好是有原因的。

大陸的經濟崛起,造就了很多有錢人,
雖然這世界上其他國家有錢的人也不少,
但是不知為何,唯有這些大陸的新富走到哪都被當作凱子刮,
是他們花錢爽快嗎?
還是在大陸相對封閉的環境下,他們的資訊相對缺乏,不知道這些新興玩意的真正價值是多少?
是他們笨嗎?
還是他們在開始追求生活品質時,還不懂得錢要怎麼花才能換得品味?
是他們好欺負嗎?
還是人往往都聚在一起,只保護自己人,不是自己人就一起對付欺負他?

而誰,才是自己人?
再回頭來談談前陣子我粉絲頁上的大陸醫師攻擊事件,
當第一個大陸醫師開始拿我的照片用錯誤的理論攻擊時,
其他也是學醫學的醫師,不但沒有分辨的能力,反而成群結隊開始叫囂、吆喝、訕笑。
而最讓我心痛的,是他們言語當中開始罵台灣人,嘲笑台灣智商低,繁體字是火星文。
我其實不知道國字臉的形成原因和台灣人的智商有什麼關係,
直到我看到這故事的演變,
其中有些人因為謾罵,開始有粉絲上門,
有些原本粉絲數還不到我百分之一,嘲笑說肉毒桿菌怎可能有治療國字臉神效的醫師,
開始和他的新粉互動,最後說沒問題,他也可以幫他服務,肉毒桿菌瘦臉針伺候。
原來跟著叫的是自己人,而我人在台灣,當然不是他們的自家人!

當無以數計愛美的中國遊客飛到韓國花大把的人民幣弄自己的那張臉時,
幾乎每一家韓國的診所都是端出價格不同,而且高出很多的價目表來服務這些遠來的客人,
說實話,因為你不是他們的自己人;
在台灣和大陸,我們雖然說著相通的語言,
但我確實看過台灣的醫師,高高興興地數著大陸客人所貢獻的業績,
嘴裡卻還罵他們是426,笑他們是土豪和他們傻,
我相信在台灣,絕不可能有人會為那些對痘疤也沒什麼用處的激光
付出超出正常價格60倍的代價,當然,他們也不會這樣賣他,
我不想妄下斷語推論,但也許是因為,你不是自己人!

對這些網路上現在可能已經刪除了的嘻笑謾罵,我沒有罵回去,
倒是嘗試用了溫情攻勢,告訴他我們家最早也從大陸來,
不必為了這些意見不同說這些不好聽的話,挑起兩岸的紛爭。
現在住在香港的、住在台灣的,他們的上一輩有很多都是從大陸遷徙而來,
然而不愧是文革後的新生代人生勝利組,對於民族情感的呼喊,有些人表現得近乎無感,
我之後接二連三又收到了幾封惡言相向的留言,
索性把他們都拉黑,免得看了心煩。

人都喜歡成群結黨、分門別類,也許不是只有華人這樣,
以前大學時代參加一個基督徒醫師的團契,
有一次參加他們正在進行中南半島宣教的討論,
討論禱告間充滿對遠方異地百姓的負擔和關愛,
但討論間的休息時間,談到台灣本地本省和外省族群的政治議題時,卻盡是仇恨和苦酸,
不能愛近處的鄰舍,又談什麼跨文化遠處的關懷呢?我從此就不再去了!

對於愛有等差,人都會分是自己人,還是外人,
一個醫師對他的病人,或是客人,該有這些等差嗎?
真要分,這家園的界線要怎麼定呢,是海峽、是省界、是語言、是顏色,還是利害關係?
這兩個姑娘不也是他們自己人帶來的嗎?
聖經上說上帝厭惡兩樣的砝碼,
不管從世界哪裡來的病人和客人,我盡可能地讓我對待的方式和收費的標準都是一樣的。

當今兩岸畸形的美容市場,無論是發生在海峽的哪一端,不知道還會持續到多久,
誇張不合理的價格,一堆的山寨機、假產品,天花亂墜的語言,
無止盡的推銷,賣著沒有需要、沒有實際效果、甚至是有害的治療,
就是因為資訊的不對等,財富分布的不平均,
自己人欺負外人,自己人害自己人,
然後人吃人。

<待續>

大陸媒體來台報導,台灣領先全球的微整美容工藝,黑龍江來的姑娘接受台灣的微整治療

2014-12-03

打針與買包

趙彥宇醫師漫畫, 聚左旋乳酸(童顏針)的好處
要解釋聚左旋乳酸(ㄧ般人所說的童顏針)的優勢,就是效果持久,而且自然,性價比高

陳太太和吳小姐每次都一起出現在我的診間,
她們都是時尚達人,
每次相約到我診所,都是回來看看臉上有沒有什麼需要加強的地方,
不管是最新的音波、電波或是微波機器,她們都很熟;
打在臉上的肉毒、乳酸還是玻尿酸,她們全都用過,也很喜歡。

看診之餘其實也是她們交換流行心得的時刻,
最新款的鞋子、名牌的服飾和當季新出的包,她們下手一點都不手軟,
但是對於打在臉上的東西卻好像不是那麼一回事。

「醫生,我朋友打乳酸只要三萬耶!」
「醫生你上次出國,我去別的地方打肉毒,比較便宜,但是我還是比較相信你!」
還好她看得出差異,知道我用的產品都是經過台灣和美國、歐盟許可,
真材實料、不調包、不摻假,不減量的優質產品,
當然我相信技術也不一樣
但是消費者買包和接受美容治療的心態未必是一樣的。

包包全然是商品,公開市場的消費品,品質可以摸得到,
背在身上只是時尚與美醜之差,用起來只是柔軟與輕重之分。 
治療材料是一個專業的醫療產品,它不在公開場合販售,
所有的資料都是一般人未必懂得的專業名詞和數據,
它的成效或危險未必一兩個月感受得出來,
它是用在身 體裡面,打在組織當中,
可能造成免疫反應與感染的風險、甚至是副作用的機會、時間或發病的位置,
可能連患者自己都未必知道,沒有一定的科學研究和統計,好 與壞也未必知曉。

其實她們手上的包可以買十瓶通過美國FDA正牌的注射用聚左旋乳酸(PLLA), 
根本不用貪這個便宜,
但是醫學產品對一般人畢竟沒有這麼強的品牌鑑別度。

近年來美容市場活躍,商品品牌已經到擁擠的程度,
專利產品和山寨產品交雜,成本售價往往天差地遠,
雖然醫師應該是所有這些機器和產品的最後把關人,
但是在利益驅使下,很多的說詞和廣告,雖然都是難懂的醫學名詞,卻可不都是正確的。

而消費者最簡單的自保方法,就是只用衛生機關許可的機器和產品,
有些地方沒有這套保護制度的,例如日本、馬來西亞和香港,
就參考美國FDA的標準,
另外就是選一個比你更要求挑剔的醫師,
便宜不應該是醫學治療或侵入性美容的選擇依據吧?

選包都這麼在乎了,為什麼打在自己臉上的這麼輕易就放行呢?

<原文刊於香港NM周刊Doctor's Talk 醫師專欄>
 
香港周刊專欄: 趙彥宇醫師, 打針與買包
香港周刊的趙醫師專欄:打針與買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