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1-30

微整美容之兩岸關係 之一

Masseter hypertrophy treated by Yates Y. Chao, MD with Botulinum Toxin
這是來台灣讀書的窮學生,沒錢削骨,我只幫他打了瘦臉針,兩張照片相隔八個月,
助手拍攝,不夠專業,角度稍有不同,但仍不難看出肉毒注射對於臉部線條的顯著改善效果

這是最近發生在我的粉絲頁上的故事,
故事的大概,應該是一個大陸在做削骨的醫師,
覺得我的肉毒桿菌瘦臉案例效果太驚人,因此覺得是我作假,明明是幫病患削骨,
還拿著削骨的照片騙人說是打肉毒桿菌瘦下來的,然後就引發了一系列的論戰。

這故事精采的地方是這位醫師的眾醫師朋友開始一連串的惡言相向,
裡頭還包括各種對台灣人歧視、嘲笑、奚落的字眼,用一句話形容就是群起而攻之。
網路上有一些相信我的粉絲和患者也起而護衛,說一些支持信任的話,有的甚至和對方互罵。

老實說,若不是經過這場混戰,我還不知道大陸內地的美容水準的實際情況,
我自己本來想回應一下去澄清,後來想想我哪有這麼多時間去吵架?
大陸這麼大,改變一個人的觀念不容易,乾脆把他們通通加黑,眼不見為淨。

其實我看這第一位發難的削骨醫師應該是一位正直的醫師,
他的問題是以管窺天和典型的中國沙文主義,從自己的窗戶看天下,
從他的文字裡可以發現他相信所有的國字臉都應該是骨架的問題,怎麼可能打肉毒會有效,
然後在網路上喊說:有膽就把這個誇張案例的CT和側面照片拿出來!
他的文字裡還流露出對於近來發生在注射美容醫學界照片作假,對這些假照的憤怒,
他提到有很多的醫院診所和醫師把手術後的照片謊稱為打針後的結果去招徠客人。
最後他還表示了對於台灣、香港、韓國在大陸的遊牧醫生,到處遊走打針,
和仲介配合,開天價,打就跑,如同詐騙一般的行為深感不齒。

這我該怎麼說呢?
自從兩岸開放,大陸經濟起飛,大家都在覬覦大陸人口袋裡的錢,
他說的詐騙行為和他印象中無良,或者說是道德標準寬鬆的醫生,
我聽過很多,講太多怕得罪人,但我從來不在行列之中。
至於假照片和冒充照,了解的人都知道我是打假的急先鋒,
我想我可以算是Photoshop高手中的高手,
但我從來不屑為我的的治療前後照片增加一點什麼虛假的效果,
有些醫師明明幫了他的客人打了電波、音波,還打了肉毒和填充物,
卻只提到說這是填充注射的新技術和神奇效果,我看了都覺得厭煩倒胃口;
至於近來美容假照片頻傳,其中大部分都是用電腦修圖,
這點就要誇他們純真了,真要做假,直接修圖就好,還要手術再拿來騙,不嫌太累?

我猜他們應該沒有太多使用肉毒治療國字臉的經驗,
所謂國字臉的臉型問題大致上可以分成骨架問題、肌肉問題,和合併性骨架和肌肉問題,
之所以會選擇肉毒來治療,就是因為知道他有嚼肌肥厚的問題,
微整治療,客人來可能治療三分鐘就走人,怎麼可能為這類的客人去切CT?
是肌肉問題還是骨架問題,根本不應該用CT來判斷,
因為這是用肉眼觀察和觸診檢查就可以分別的事情,
屬於骨架問題的,在預備手術前確實應該切個CT來判斷問題輕重和並了解手術的過程與範圍,
但如果明知道是肌肉問題,還為客人安排CT,
我要說,這是嚴重的失職,是徒然讓客人增加沒必要的輻射暴露!

最近我參加國際上為國字臉治療舉辦的領袖意見會議,
與會的醫師大家一致認為側臉照參考的價值有限,刪除了側臉的分級標準。
我們診所也早在十年前就停止為這種非常普通的國字臉肉毒注射治療拍攝側臉照,
因為用處真的不大,只是增加照片整理的負擔而已,
一個有經驗的醫師即使不用摸,從國字臉的角度變化、曲線分布和動態形式,
都應該要能夠判斷出這是屬於肌肉的問題或是屬於骨架的問題,
如果從正面用看的沒辦法分別這兩者,從側面一樣也是分不出來的!

最後我要說,如果這些屬於肌肉型的,或是混合型的客人也被抓去手術,
因為肌肉是附著在下顎骨上,下顎骨都削掉了,肌肉無從附著,
手術結果也達到了治療肌肉肥厚的目的,
這也是這位醫師為什麼會這麼深信不疑著他的主觀經驗,
但這些白挨一刀的人會知道這整件事情的真相嗎?還是他也在一旁幫忙吆喝叫陣呢!

<待續>


Lecture on Masseter hypertrophy treated with neuromodulator in Cannes
在法國坎城的國際會議上,所有與會來賓一致認為這是他們聽過關於肉毒臉型調整最精采的演說

2014-11-15

再談鼻部注射

Yates Y. Chao, MD teaching on Injectables
鼻部注射美容需要講求美觀,也要講求安全


高挺的鼻子人人愛,但是要動手術把人工鼻骨塞進去,
或是挖一塊耳軟骨放進去,可能沒有很多人愛,
其他的解決辦法有嗎?有的,注射隆鼻!
注射隆鼻之所以風行,因為簡單、方便、低侵入性、快速、沒什麼傷口、不是很痛、恢復期短。
雖然賞味期只有一年,但是不需要花很多錢,
一年一次,花個三到五分鐘就能完成,這錢和痛值得。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鼻子注射開始有了新花樣,
原本用細尖小針經皮注射的,開始有人使用又粗又長的鈍針來注射,
每個醫師或許看法不同,但我個人是抱持極端保留的態度。
為什麼不簡單用尖針來打鼻子就好,而要用又粗又長的鈍針?
因為尖針注射技巧較高,鼻子循環豐富,扎到血管很擔心造成併發症,
但其實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厰商教育,醫師也喜歡新奇的東西。

一般人或許對鼻子注射都不熟悉了,更分不清尖針打和鈍針打鼻子是怎麼回事。
我試著描述一下兩個情況,
鼻子其實是個感覺敏銳的地方,尤其是鼻柱和鼻頭,
一般用尖針注射,看商品的不同,主要是札針經過皮膚時會有疼痛的感覺,
這個部份可以透過外敷麻藥稍微緩解,不能完全不痛,
但痛對注射本身也是一種保護!
在安全的情況下,用填充物注射鼻子,經過外敷麻藥來緩解疼痛,會痛,但不會很痛。
如果針快要接近血管,也就是快要發生危險時,
上帝造人的奇妙,有防衛機轉,那邊有很多神經,我們會感覺劇痛,
所以我們就能避免悲劇發生。

利用鈍針的注射方式,就是用一根比較長而粗的鈍頭管子,
在鼻頭鑽一個洞,然後插入這根管子一直到鼻樑,
有的更狠,再換角度,往下插入鼻心。
喜歡這樣注射的醫師認為這樣打起來比較挺,
有的厰商會這樣教,可能因為不是真懂微整注射的真諦,
也可能是為了行銷原本就質地不適合鼻子的產品。

鼻子組織是我們身上特別挺出來的地方,皮膚緊緊包在骨頭和軟骨上,
注射的產品一定要有相當好的彈性、黏稠性或高的內聚力,才有可能把皮膚撐起來。
如果一個彈性差、稠度差的東西要拿來打鼻子,
那一定要把它們聚在一起,這就是多根筷子在一起不易折斷的道理。
鈍針比較粗,經過它穿越皮膚所形成隧道所注射出來的填充物就是厚厚一股,
夾在組織當中,當然比較撐的起來,打完也會比較挺。
這思維是植入人工鼻骨的變身。

但是不管你注射的是晶亮瓷也好,是玻尿酸也罷,
它們都不是固體的人工鼻骨,玻尿酸更是不會固化的膠狀物,
彈性差、黏性差的產品即使聚集在一起,也抵不過長期的壓力,會慢慢塌下去,
最後就是變寬變大往橫向發展,而不是變挺。

更大的問題是:
很多人的鼻子塌,不只是鼻樑,也是鼻頭,
鼻頭被鑽了一個洞,什麼東西都會漏出來,那鼻頭還要塑什麼型?
用比較粗的鈍針在鼻子裡整個插進去,想到就很痛,其實是真的非常痛,
尤其是往下插,我看過好幾個厰商教學場子上的被注射者的痛苦表情,
下了臺說他絕對不會再做第二次。

鈍針不是真的就一定安全,用鈍針還把眼睛弄瞎的報告不是沒有,
因為原本疼痛的保護機轉沒了,因為不管血管不血管,都一樣痛,沒有差別。
札到血管會出血,但這樣操作常常都流血很多,血管不血管,也差不是很多,
有的醫師為了止痛,那就打麻藥,或乾脆全身麻醉,
打了麻藥鼻子腫,形狀難評估,而且不管血管不血管,這回都不痛了。
而全身麻醉更荒唐,不是說好的五分鐘「微」整形嗎?
怎麼搞到最後是一年一刑,也沒比真隆鼻舒服多少,還要年年付款。

這整個過程,照單全收的醫生得到什麼?
哀怨的客人可能再也不想回頭。
這樣注射客人的醫師,你也曾自己親身體驗嗎?


HA full face enhancement by Yates Y. Chao, MD
將不同性質的填充物用在不同適合的位置,才是安全和效果的保證

2014-11-13

微整週記 VII

 趙彥宇醫師微整教學 鼻部塑形
鼻子有許多重要的血管從這經過,負責內頸和外頸循環的串聯,
而且有豐富的皮脂腺,其中的油脂角質是ㄧ個污染到來源,使其成為最危險的熱門景點

前幾天在ㄧ場國外的醫學會上,和一位國外的講員聊的很愉快,
他跟我一樣,經常來往各個國家參加會議、教學、演講、訓練醫師注射。
我們談到醫療環境的次文化,確實有趣,
每個國家的醫師有每個國家的特色和風格,
技術水平、學習態度和說話方式都有很大的不同,
這些內容有些不宜在網路上公開,但是確實讓我聯想到台灣的注射美容市場。

不論是東亞日韓台港星馬,沒有人不在意自己的鼻樑是否高挺,
雖然各個民族有自己的五官特徵,美的形式不應該被西方文化制約,
但現代人美的概念嚴重受到主流媒體影響,無論是東方人還是西方人,
我還沒聽說過以鼻子很塌很平很扁為美的。
在這些區域的注射美容市場裡,鼻子是詢問度最高、需求量最大的治療項目,
但也是醫師們最普遍害怕的位置。
由於許多重要的血管從這經過,這裡的血管負責內頸和外頸循環的串聯,
鼻子結構特殊,有豐富的皮脂腺,其中的油脂角質是ㄧ個污染到來源。
這裡成為最危險的熱門景點。

而目前微整注並沒有專科醫師制度,只要是醫師,人人可以操作。
教學和訓練變成廠商的工作,
即使是醫學會或是醫學研討會,也不過就是廠商贊助的教學場,
只是主辦單位不同,主角、內容都差不多。
因為鼻子附近注射發生錯誤在過去造成不少危險和悲劇發生。
從此之後,鬼故事到處流傳,傳說哪裡不能打,哪種東西不能打,
這些負責教學的醫師各有一套理論,
但這些原理眾說紛紜,其實有些只是沒有根據的胡亂推測。

最有趣的是,整個注射美容的市場,台灣扮演著關鍵性的角色,
台灣因為對整形美容的觀念開放,台灣醫師操作的量很大,經驗也多。
東南亞、香港、大陸的注射技巧和方式多受到台灣的影響,
而台灣和韓國相互影響,也影響日本,近年來更影響西方世界。
這些原本對鼻子注射應該充滿經驗的台灣醫師卻在這幾年口徑ㄧ致的改了方向。

說來有趣,廠商為了行銷產品,縱橫市場,
往往不惜砸重金包裝商品來訴求自己的產品優良,
然而透過種種贊助或主辦醫學會議,這種潛移默化就變成了信仰,
而這樣的造神運動在ㄧ些自信心缺乏、崇拜西方文化、
特別是跟風盛行的區域最容易成功,
台灣人愛排隊,名店名牌不放過,就是典型的例子,
以致公關公司可以在網站上操作假口碑,電視和新聞露出可以花錢買,
因為好壞的標準變成多數決,自己欠缺自己的想法,
在我們的教育環境裏也相仿,學習快,卻缺乏獨立的思想,
大部分的人害怕和別人不同,整個學校都留著前額ㄧ塊皮草蓋頭的當今時尚髮型,

我以為這些每天在打鼻子的醫師,ㄧ定比外國來的醫師更有經驗和技巧,
結果出乎我意外,
如果在台灣辦的會議也需要講東方注射美學,然後都需要請外國人來開示,
台下還聽的津津有味,然後回去把自己那一套換掉,我就真的想哭了。

這問題有多嚴重?每一次教鼻子時,都會聽到仿彿有一種東西在他們的思想裏,
就像學畫的孩子,每次要他創作時,
都用不知哪學來的制式方法畫一隻Hello Kitty,而且永遠就是那一隻。

別再迷信名師了,如果他給你的不是他研究過,而只是人云亦云的仿冒品,
如果他所說的不是啟發、靈感,而是他的用量。
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
美容何嘗不是?

Yates Y. Chao, MD teaching of injectables
趙彥宇醫師巡迴微整注射教學,在新加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