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1-29

微整週記 II

塑然雅, 舒顏萃, Sculptra, PLLA趙彥宇醫師亞洲區巡迴演講教學
在吉隆坡利用現場真人,趙彥宇醫師指導3D具左旋乳酸Sculptra[PLLA, 舒顏萃, 塑然雅]的美學計畫


這幾年來,來來去去各國教醫師打針,
從亞洲到美洲、歐洲參加會議和演講教學,
在微整形和注射美容這方面,不同國家的喜好、注射技術、治療方式和習慣有很深的接觸。

不可否認的,所謂大家耳熟能詳的「醫美」,這個商人創造出的新字,
代表的是良莠不齊和商業化的美容醫學,舉世皆然!
在台灣,大約有一萬個執行美容治療的醫師,
但大約只有兩百多個整形專科醫師,和八百多個皮膚專科醫師,
看起來好像十分之一的比例,
其實事實比這更令人憂心,整形醫師還是有很多是以重建手術為主,不做所謂「醫美」;
皮膚科醫師有更高的比例只看皮膚病,即使涉獵美容,也多半不是那麼「醫美」。

以前同屆進小兒科、婦產科、神經科、骨科的,現在都是廣告和節目裡的醫美醫師,
在台灣沒有新聞品質和節目素質的環境下,
這些醫師有時在新聞和節目裡都掛著「整形醫師」、「皮膚專家」的頭銜。

如果說看小孩皮膚的小兒科醫師還懂一些皮膚病,
看神經疾病的懂一點神經的走向,可以試試肉毒桿菌,
那些從來不需要接觸病人的X光科就不知道是怎麼也不知不覺地「醫美」了,
然而這些患者在乎嗎?
可能還是很多人在乎價錢比較多吧!

不可諱言,在美容醫學領域,專業是不容易取代的,
畢竟這麼多年的專科醫師訓練也不是訓練假的,
各大醫學會、美容針劑、雷射廠商的顧問群,大多數還是以整形和皮膚專科醫師為主。

比較負責任的針劑廠商為了民眾治療安全,
現在也開始推行技術認證,
當然這些教學的醫師,大部分都是專科醫師,上課受訓的一定是各科都有,
不論是什麼專科,既然在美容醫學領域裡,就要一起努力把美容治療做得更安全、更美好。
大部分的醫師其實對於這類的教學活動,都很認真學習,
但也有一些醫師對於客人的尊重和學習的態度真得很讓人搖頭。

在一次演講會上,一個等待接受指導認證的醫師很自豪地說,
在這場活動之前,他已經用這個商品打過五百個客人了,
我必須很誠實地說,整個看他注射在他的客人(也是家人)的過程,真是慘不忍睹,
我糾正了一些他在美學上的錯誤觀念,還有注射習慣上的危險行為,
另外對於衛生、技術和術後照顧上也指出他的錯誤。
他的家人真的被打得好慘,我很擔心她的臉接下來會很不對稱,
但是我走掉一會,他又回頭來用他的老方法打。
要結束時,他又再次自豪的說伍百人的故事!

這些醫美診所經過商業包裝、電視購物、網路行銷和價格戰,
治療量可能遠遠超過這些站在講台上遠道而來的醫師講師,
但是你不覺得在現今美容醫學扭曲的文化中,仍有一群專業不唯利是圖的醫師?
願意花時間教學訓練不同程度背景與價值觀的醫師,
為著正直而有品質的美容醫學努力。



聚左乳酸,  sculptra, PLLA, 舒顏萃, 塑然雅趙彥宇醫師韓國演講教學
在韓國首爾,趙彥宇醫師受邀演講教學3D聚左旋乳酸[Sculptra, PLLA, 舒顏萃, 塑然雅]注射美學與技術

2014-01-20

From Treble Clef to Bass Clef

刺青經過多次雷射治療變成突起疤痕
刺得深的雷射即使經過多次的雷射去除,也不一定能完全去除,高能量雷射破壞反而造成疤痕增生

醫學的進步常讓大眾認為外觀上的事沒有什麼辦不到的,
真的常常有人在門診說,錢不是問題,
但其實醫學雖然是比以前進步,還是有很多是醫生辦不到的,
錢不是問題,但技術是個問題。

如果把醫學技術換成雷射技術時,
幻想空間就更大了,
好像雷射是無所不能的。

診所來了兩個辣妹,
她們來主要的目的是想洗掉她們手指上的刺青,
因為size不大,他們得知雷射去除可能要花費的價錢以後覺得好便宜,
其實整隻手背和指背還有好幾個刺青,

問他們為什麼其他刺青不一起洗掉,單獨要洗掉這個手指上的?
原來是因為刺的是高音譜記號,而她想改成低音譜記號,
原來她們都是學音樂的,覺得刺青好酷,

當時隨便選一個和音樂相關的符號刺上,
但現在覺得高音譜記號太普通,
反正洗掉也不貴,不喜歡就洗掉換一個。
 

但是其實她們不知道,越專業的刺青,刺得越密越深,越難洗,
並不是所有的刺青都洗得掉。
難洗的刺青硬要洗,即使洗掉,最後很多也變成疤痕。

這是另外一個跑來找我時已經在外面打過無數次的雷射,

這些刺青的地方經過雷射能量破壞後癒合成為突起的疤,
可以看出即使經過這麼多次雷射的洗禮,還是有很多去不掉的地方。

這兩個辣妹下個月還有演出,等一下看完門診就要去練團,
有一天當她們音樂方面的努力讓她們足以躍上國際舞台,

不知到她們會不會後悔,
只是因為這幾個手上醜醜的疤讓她們被別人議論,
早知道當年,不喜歡高音就自己降Key好了,
又何必刺在皮膚上來昭告天下呢?


刺青雷射顏色與對應波長
不同顏色的刺青各有不同對應波長的雷射來去除,但除了深色刺青,其他刺青去除的效果都不佳

2014-01-19

微整週記 I

Yates Y. Chao, MD injectable filler workshop and lectures in Hong Kong
在香港的微整注射美學與技術演講,指導醫師如何把一張臉打得漂亮

說到微整注射,有很多人可能會覺得就一個針筒,一支針,
到底有什麼學問可以說這麼多,
我聽過一位上了年紀的醫師在評論目前美容醫療亂象叢生的時候說:
因為注射美容很簡單,什麼醫師都會打,才造就目前醫美醫師不專業的普遍現象。
而實際上,在老一輩整形外科或皮膚外科執業的年代,
根本沒有這些眼目撩亂的注射產品,
除了違法的小針美容,也沒有相關合法的治療項目。
換句話說,對稍年長的美容醫師來說,微整注射是全然陌生的新東西。

至於注射醫學到底有沒有學問,是不是很簡單,
就旁觀者來看,打在臉上也是針,打在屁股上也是針,這兩種針不是都一樣?
就專業的眼光來看,小孩玩黏土也是雕刻,傳世巨作也是雕刻,在技術和藝術的層面上,
絕對是天差地遠。

微整注射,特別是專業的美容醫學,
是一個由醫學進入到藝術的領域,
她不像醫學多是經驗歸納而已,還有材料工程和力學物理學的科學內涵在內;
她不像純粹雕塑的藝術創作而已,她是做在一個生命體、會動的軟組織上面,
還要考量到運動、組織特性、個性、喜好、感覺和生理代謝;
她不像繪畫只是深淺和色調、大小,還有立體3D的空間概念、弧度、角度和體積的平衡對稱和諧。


雖然大多數的醫師都是醫學訓練出身,不是藝術家,最熟悉的還是醫學操作,
但光是要把醫學上抽針、推針、扎針、拔針和體積搞在一起就很讓人手忙腳亂了,
有時甚至會讓原本最基本的醫學注射能力都退化掉,

在注射微整教學有時候會遇到對微整注射還不熟悉的醫師,
不知道針應該扎多深、應該扎到哪裡去?
扎到位置後又不知道要推多少劑量出來,然後針頭就卡住了,只好再拔出針來換一支。
換好針時,同樣的恐懼又來,然後又卡住了,只好再拔。
連續扎了三次,血管應該也扎破了,止血一下吧!其實東西一點都還沒打進去。
等血止了,組織也腫了,拿起紗布,嗯,好想比較平了喔!很滿意地要再打下一個區域。

十分鐘過去,「你什麼都沒打進去喔!」其實她看到的只是出血的浮腫效果!

我想我應該還不算是太嚴格的老師吧?畢竟要為了眾多愛美的人著想。


每個領域的精深都值得尊敬,當我們對一個陌生的領域傲慢地覺得很簡單時,
正說明我們的無知,其實真正太簡單是我們自己

晶亮瓷 聚左乳酸 舒顏萃 塑然雅 Radiesse Sculptra 趙彥宇醫師巡迴教學
在晶亮瓷(Radiesse)演講教學活動上示範注射填充物的全臉雕塑

2014-01-02

所謂性感

Radiesse feminization of facial contour by Yates Y. Chao, MD
利用微整注射(Radiesse 晶亮瓷),改善臉部輪廓曲線,使女性的臉部特徵較為女性化

「性感」這兩個字常常出現在娛樂版和八卦雜誌用來吸引讀者,
而在你的生活周遭,曾經有人用這個形容詞來描述過你嗎?

在西方文化裡,這名詞常常是對人外表彼此的一種恭維,
但老實說,在現實環境中,我很少在我周圍聽到有人彼此這樣使用,
不論是對女性,或是對男性;是對同性,或是對異性,
我們的文化對於外型太「性感」,或穿著太「性感」,
好像還是會覺得不好意思。

但「性感」究竟是什麼?
是穿著很暴露,會讓性徵隱隱若現,
還是樣子太妖嬌,會讓異性想入非非?

就生物學的觀點,
年輕男女在青春期後,日漸發展成熟,具有男性和女性的特色,
這叫做形態上的性別趨異(Sexual Dimorphism),
這些趨異的現象其實表現在各個環節上,
千萬不要每次講到「性」,就只會想到性器官、性行為,而把「性感」這個字窄化,
然後聽到「性感」就感到不好意思,臉紅心跳,

就行為上的動作、說話方式、聲音、笑容、反應,男女之間其實就有很大的性別差異,
在體格上,骨架、肌肉量和分布、脂肪量和形狀、乳房與胸肌、翹臀的外型、腹部的曲線,
也有明顯不同性別之間的個別特徵,
如果說到臉上的性別特徵,那就更多了,
我們很容易評論這個女生的臉很男性化,那個男生的臉很女性化,
但如果要詳細問你:是那些因素造成男性化或女性化?可能大部分的人都說不出所以然來。
經過科學及美學的綜合分析,
現在的美容醫學對於臉部的性別特徵已經有很多的定論,
但是實際應用在治療上,用在一個會動的臉,在動靜之間要表現出性別特徵還是需要
對於型態、曲線、光影、體積、相對位置和比例關係的深厚美學素養。

「性感」是稱讚嗎?
應該是吧!
動物之間的異性彼此互相吸引也是靠著牠們性別特徵的「性感」指數,
我們覺得一個男性帥,當然是因為他具備各項男性特徵,
覺得一個女性美,被她吸引,總不會是因為她長得很像男人吧?

走在路上,我發現台灣的年輕人和世界上大部分的城市一樣,
越來越懂得把自己包裝得帥帥的、美美的,
越來越多男士留鬍子,非常在意自己的外型Man不Man,
連道地台灣味的姐姐都認為「腰束奶澎屁屁硬扣扣」算是一級棒,
照理講,台灣人應該對於 「性感」沒那麼保守才對。

在穿著打扮、髮型鬍鬚「性感」之際,也要注意臉部的輪廓是否夠「性感」,
運用現代微整科技,這些應該都只是小問題!
注射示範
趙彥宇醫師  Yates Y. Chao, MD

微整注射演講教學 Radiesse 晶亮瓷 巴黎演講 趙彥宇醫師
在巴黎的美容微整醫學高峰會上,趙彥宇醫師演說並示範臉部的整體雕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