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2-04

微整美容之兩岸關係 之二


兩岸三地的美容醫學交流頻繁,但美容治療的商業操作中還是存在許多的陷阱與安全上的隱憂。
北京媒體跨海專訪微整形與醫美的藝術與專業

兩個從陝西來的姑娘從診所附近的一家醫美診所過來,
她們在門口探頭探腦地打量裡面,
好像做了壞事怕被抓到一樣地掛了個號,進了診間,
滿臉羞怯地表達他想治療臉上痘痘疤痕的心願,
原來她們是從遙遠的陝西被仲介帶來台灣做一趟醫美之旅,

「這一路上這導遊實在對我們太好了,實在不忍心拒絕,本準備刷卡的,...」
帶她們來的仲介積極推薦那家診所所建議的治療,一直說這家診所在台灣特別出名,
但是這兩個姑娘還算精明,心裡老覺得怪,
「這麼有名的診所,除了我們卻沒有別的客人!」
騙了仲介說要回飯店休息,拿著出門前做的筆記來到我這,

「大陸網友說你這裡很實在,所以我們偷偷跑來這問問看。」

那家診所的女醫師建議她們多做幾種激光,效果才會明顯,
這一套治療,一個人要價台幣48萬,
原來人家對你好是有原因的。

大陸的經濟崛起,造就了很多有錢人,
雖然這世界上其他國家有錢的人也不少,
但是不知為何,唯有這些大陸的新富走到哪都被當作凱子刮,
是他們花錢爽快嗎?
還是在大陸相對封閉的環境下,他們的資訊相對缺乏,不知道這些新興玩意的真正價值是多少?
是他們笨嗎?
還是他們在開始追求生活品質時,還不懂得錢要怎麼花才能換得品味?
是他們好欺負嗎?
還是人往往都聚在一起,只保護自己人,不是自己人就一起對付欺負他?

而誰,才是自己人?
再回頭來談談前陣子我粉絲頁上的大陸醫師攻擊事件,
當第一個大陸醫師開始拿我的照片用錯誤的理論攻擊時,
其他也是學醫學的醫師,不但沒有分辨的能力,反而成群結隊開始叫囂、吆喝、訕笑。
而最讓我心痛的,是他們言語當中開始罵台灣人,嘲笑台灣智商低,繁體字是火星文。
我其實不知道國字臉的形成原因和台灣人的智商有什麼關係,
直到我看到這故事的演變,
其中有些人因為謾罵,開始有粉絲上門,
有些原本粉絲數還不到我百分之一,嘲笑說肉毒桿菌怎可能有治療國字臉神效的醫師,
開始和他的新粉互動,最後說沒問題,他也可以幫他服務,肉毒桿菌瘦臉針伺候。
原來跟著叫的是自己人,而我人在台灣,當然不是他們的自家人!

當無以數計愛美的中國遊客飛到韓國花大把的人民幣弄自己的那張臉時,
幾乎每一家韓國的診所都是端出價格不同,而且高出很多的價目表來服務這些遠來的客人,
說實話,因為你不是他們的自己人;
在台灣和大陸,我們雖然說著相通的語言,
但我確實看過台灣的醫師,高高興興地數著大陸客人所貢獻的業績,
嘴裡卻還罵他們是426,笑他們是土豪和他們傻,
我相信在台灣,絕不可能有人會為那些對痘疤也沒什麼用處的激光
付出超出正常價格60倍的代價,當然,他們也不會這樣賣他,
我不想妄下斷語推論,但也許是因為,你不是自己人!

對這些網路上現在可能已經刪除了的嘻笑謾罵,我沒有罵回去,
倒是嘗試用了溫情攻勢,告訴他我們家最早也從大陸來,
不必為了這些意見不同說這些不好聽的話,挑起兩岸的紛爭。
現在住在香港的、住在台灣的,他們的上一輩有很多都是從大陸遷徙而來,
然而不愧是文革後的新生代人生勝利組,對於民族情感的呼喊,有些人表現得近乎無感,
我之後接二連三又收到了幾封惡言相向的留言,
索性把他們都拉黑,免得看了心煩。

人都喜歡成群結黨、分門別類,也許不是只有華人這樣,
以前大學時代參加一個基督徒醫師的團契,
有一次參加他們正在進行中南半島宣教的討論,
討論禱告間充滿對遠方異地百姓的負擔和關愛,
但討論間的休息時間,談到台灣本地本省和外省族群的政治議題時,卻盡是仇恨和苦酸,
不能愛近處的鄰舍,又談什麼跨文化遠處的關懷呢?我從此就不再去了!

對於愛有等差,人都會分是自己人,還是外人,
一個醫師對他的病人,或是客人,該有這些等差嗎?
真要分,這家園的界線要怎麼定呢,是海峽、是省界、是語言、是顏色,還是利害關係?
這兩個姑娘不也是他們自己人帶來的嗎?
聖經上說上帝厭惡兩樣的砝碼,
不管從世界哪裡來的病人和客人,我盡可能地讓我對待的方式和收費的標準都是一樣的。

當今兩岸畸形的美容市場,無論是發生在海峽的哪一端,不知道還會持續到多久,
誇張不合理的價格,一堆的山寨機、假產品,天花亂墜的語言,
無止盡的推銷,賣著沒有需要、沒有實際效果、甚至是有害的治療,
就是因為資訊的不對等,財富分布的不平均,
自己人欺負外人,自己人害自己人,
然後人吃人。

<待續>

大陸媒體來台報導,台灣領先全球的微整美容工藝,黑龍江來的姑娘接受台灣的微整治療

2014-12-03

打針與買包

趙彥宇醫師漫畫, 聚左旋乳酸(童顏針)的好處
要解釋聚左旋乳酸(ㄧ般人所說的童顏針)的優勢,就是效果持久,而且自然,性價比高

陳太太和吳小姐每次都一起出現在我的診間,
她們都是時尚達人,
每次相約到我診所,都是回來看看臉上有沒有什麼需要加強的地方,
不管是最新的音波、電波或是微波機器,她們都很熟;
打在臉上的肉毒、乳酸還是玻尿酸,她們全都用過,也很喜歡。

看診之餘其實也是她們交換流行心得的時刻,
最新款的鞋子、名牌的服飾和當季新出的包,她們下手一點都不手軟,
但是對於打在臉上的東西卻好像不是那麼一回事。

「醫生,我朋友打乳酸只要三萬耶!」
「醫生你上次出國,我去別的地方打肉毒,比較便宜,但是我還是比較相信你!」
還好她看得出差異,知道我用的產品都是經過台灣和美國、歐盟許可,
真材實料、不調包、不摻假,不減量的優質產品,
當然我相信技術也不一樣
但是消費者買包和接受美容治療的心態未必是一樣的。

包包全然是商品,公開市場的消費品,品質可以摸得到,
背在身上只是時尚與美醜之差,用起來只是柔軟與輕重之分。 
治療材料是一個專業的醫療產品,它不在公開場合販售,
所有的資料都是一般人未必懂得的專業名詞和數據,
它的成效或危險未必一兩個月感受得出來,
它是用在身 體裡面,打在組織當中,
可能造成免疫反應與感染的風險、甚至是副作用的機會、時間或發病的位置,
可能連患者自己都未必知道,沒有一定的科學研究和統計,好 與壞也未必知曉。

其實她們手上的包可以買十瓶通過美國FDA正牌的注射用聚左旋乳酸(PLLA), 
根本不用貪這個便宜,
但是醫學產品對一般人畢竟沒有這麼強的品牌鑑別度。

近年來美容市場活躍,商品品牌已經到擁擠的程度,
專利產品和山寨產品交雜,成本售價往往天差地遠,
雖然醫師應該是所有這些機器和產品的最後把關人,
但是在利益驅使下,很多的說詞和廣告,雖然都是難懂的醫學名詞,卻可不都是正確的。

而消費者最簡單的自保方法,就是只用衛生機關許可的機器和產品,
有些地方沒有這套保護制度的,例如日本、馬來西亞和香港,
就參考美國FDA的標準,
另外就是選一個比你更要求挑剔的醫師,
便宜不應該是醫學治療或侵入性美容的選擇依據吧?

選包都這麼在乎了,為什麼打在自己臉上的這麼輕易就放行呢?

<原文刊於香港NM周刊Doctor's Talk 醫師專欄>
 
香港周刊專欄: 趙彥宇醫師, 打針與買包
香港周刊的趙醫師專欄:打針與買袋

2014-11-30

微整美容之兩岸關係 之一

Masseter hypertrophy treated by Yates Y. Chao, MD with Botulinum Toxin
這是來台灣讀書的窮學生,沒錢削骨,我只幫他打了瘦臉針,兩張照片相隔八個月,
助手拍攝,不夠專業,角度稍有不同,但仍不難看出肉毒注射對於臉部線條的顯著改善效果

這是最近發生在我的粉絲頁上的故事,
故事的大概,應該是一個大陸在做削骨的醫師,
覺得我的肉毒桿菌瘦臉案例效果太驚人,因此覺得是我作假,明明是幫病患削骨,
還拿著削骨的照片騙人說是打肉毒桿菌瘦下來的,然後就引發了一系列的論戰。

這故事精采的地方是這位醫師的眾醫師朋友開始一連串的惡言相向,
裡頭還包括各種對台灣人歧視、嘲笑、奚落的字眼,用一句話形容就是群起而攻之。
網路上有一些相信我的粉絲和患者也起而護衛,說一些支持信任的話,有的甚至和對方互罵。

老實說,若不是經過這場混戰,我還不知道大陸內地的美容水準的實際情況,
我自己本來想回應一下去澄清,後來想想我哪有這麼多時間去吵架?
大陸這麼大,改變一個人的觀念不容易,乾脆把他們通通加黑,眼不見為淨。

其實我看這第一位發難的削骨醫師應該是一位正直的醫師,
他的問題是以管窺天和典型的中國沙文主義,從自己的窗戶看天下,
從他的文字裡可以發現他相信所有的國字臉都應該是骨架的問題,怎麼可能打肉毒會有效,
然後在網路上喊說:有膽就把這個誇張案例的CT和側面照片拿出來!
他的文字裡還流露出對於近來發生在注射美容醫學界照片作假,對這些假照的憤怒,
他提到有很多的醫院診所和醫師把手術後的照片謊稱為打針後的結果去招徠客人。
最後他還表示了對於台灣、香港、韓國在大陸的遊牧醫生,到處遊走打針,
和仲介配合,開天價,打就跑,如同詐騙一般的行為深感不齒。

這我該怎麼說呢?
自從兩岸開放,大陸經濟起飛,大家都在覬覦大陸人口袋裡的錢,
他說的詐騙行為和他印象中無良,或者說是道德標準寬鬆的醫生,
我聽過很多,講太多怕得罪人,但我從來不在行列之中。
至於假照片和冒充照,了解的人都知道我是打假的急先鋒,
我想我可以算是Photoshop高手中的高手,
但我從來不屑為我的的治療前後照片增加一點什麼虛假的效果,
有些醫師明明幫了他的客人打了電波、音波,還打了肉毒和填充物,
卻只提到說這是填充注射的新技術和神奇效果,我看了都覺得厭煩倒胃口;
至於近來美容假照片頻傳,其中大部分都是用電腦修圖,
這點就要誇他們純真了,真要做假,直接修圖就好,還要手術再拿來騙,不嫌太累?

我猜他們應該沒有太多使用肉毒治療國字臉的經驗,
所謂國字臉的臉型問題大致上可以分成骨架問題、肌肉問題,和合併性骨架和肌肉問題,
之所以會選擇肉毒來治療,就是因為知道他有嚼肌肥厚的問題,
微整治療,客人來可能治療三分鐘就走人,怎麼可能為這類的客人去切CT?
是肌肉問題還是骨架問題,根本不應該用CT來判斷,
因為這是用肉眼觀察和觸診檢查就可以分別的事情,
屬於骨架問題的,在預備手術前確實應該切個CT來判斷問題輕重和並了解手術的過程與範圍,
但如果明知道是肌肉問題,還為客人安排CT,
我要說,這是嚴重的失職,是徒然讓客人增加沒必要的輻射暴露!

最近我參加國際上為國字臉治療舉辦的領袖意見會議,
與會的醫師大家一致認為側臉照參考的價值有限,刪除了側臉的分級標準。
我們診所也早在十年前就停止為這種非常普通的國字臉肉毒注射治療拍攝側臉照,
因為用處真的不大,只是增加照片整理的負擔而已,
一個有經驗的醫師即使不用摸,從國字臉的角度變化、曲線分布和動態形式,
都應該要能夠判斷出這是屬於肌肉的問題或是屬於骨架的問題,
如果從正面用看的沒辦法分別這兩者,從側面一樣也是分不出來的!

最後我要說,如果這些屬於肌肉型的,或是混合型的客人也被抓去手術,
因為肌肉是附著在下顎骨上,下顎骨都削掉了,肌肉無從附著,
手術結果也達到了治療肌肉肥厚的目的,
這也是這位醫師為什麼會這麼深信不疑著他的主觀經驗,
但這些白挨一刀的人會知道這整件事情的真相嗎?還是他也在一旁幫忙吆喝叫陣呢!

<待續>


Lecture on Masseter hypertrophy treated with neuromodulator in Cannes
在法國坎城的國際會議上,所有與會來賓一致認為這是他們聽過關於肉毒臉型調整最精采的演說

2014-11-15

再談鼻部注射

Yates Y. Chao, MD teaching on Injectables
鼻部注射美容需要講求美觀,也要講求安全


高挺的鼻子人人愛,但是要動手術把人工鼻骨塞進去,
或是挖一塊耳軟骨放進去,可能沒有很多人愛,
其他的解決辦法有嗎?有的,注射隆鼻!
注射隆鼻之所以風行,因為簡單、方便、低侵入性、快速、沒什麼傷口、不是很痛、恢復期短。
雖然賞味期只有一年,但是不需要花很多錢,
一年一次,花個三到五分鐘就能完成,這錢和痛值得。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鼻子注射開始有了新花樣,
原本用細尖小針經皮注射的,開始有人使用又粗又長的鈍針來注射,
每個醫師或許看法不同,但我個人是抱持極端保留的態度。
為什麼不簡單用尖針來打鼻子就好,而要用又粗又長的鈍針?
因為尖針注射技巧較高,鼻子循環豐富,扎到血管很擔心造成併發症,
但其實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厰商教育,醫師也喜歡新奇的東西。

一般人或許對鼻子注射都不熟悉了,更分不清尖針打和鈍針打鼻子是怎麼回事。
我試著描述一下兩個情況,
鼻子其實是個感覺敏銳的地方,尤其是鼻柱和鼻頭,
一般用尖針注射,看商品的不同,主要是札針經過皮膚時會有疼痛的感覺,
這個部份可以透過外敷麻藥稍微緩解,不能完全不痛,
但痛對注射本身也是一種保護!
在安全的情況下,用填充物注射鼻子,經過外敷麻藥來緩解疼痛,會痛,但不會很痛。
如果針快要接近血管,也就是快要發生危險時,
上帝造人的奇妙,有防衛機轉,那邊有很多神經,我們會感覺劇痛,
所以我們就能避免悲劇發生。

利用鈍針的注射方式,就是用一根比較長而粗的鈍頭管子,
在鼻頭鑽一個洞,然後插入這根管子一直到鼻樑,
有的更狠,再換角度,往下插入鼻心。
喜歡這樣注射的醫師認為這樣打起來比較挺,
有的厰商會這樣教,可能因為不是真懂微整注射的真諦,
也可能是為了行銷原本就質地不適合鼻子的產品。

鼻子組織是我們身上特別挺出來的地方,皮膚緊緊包在骨頭和軟骨上,
注射的產品一定要有相當好的彈性、黏稠性或高的內聚力,才有可能把皮膚撐起來。
如果一個彈性差、稠度差的東西要拿來打鼻子,
那一定要把它們聚在一起,這就是多根筷子在一起不易折斷的道理。
鈍針比較粗,經過它穿越皮膚所形成隧道所注射出來的填充物就是厚厚一股,
夾在組織當中,當然比較撐的起來,打完也會比較挺。
這思維是植入人工鼻骨的變身。

但是不管你注射的是晶亮瓷也好,是玻尿酸也罷,
它們都不是固體的人工鼻骨,玻尿酸更是不會固化的膠狀物,
彈性差、黏性差的產品即使聚集在一起,也抵不過長期的壓力,會慢慢塌下去,
最後就是變寬變大往橫向發展,而不是變挺。

更大的問題是:
很多人的鼻子塌,不只是鼻樑,也是鼻頭,
鼻頭被鑽了一個洞,什麼東西都會漏出來,那鼻頭還要塑什麼型?
用比較粗的鈍針在鼻子裡整個插進去,想到就很痛,其實是真的非常痛,
尤其是往下插,我看過好幾個厰商教學場子上的被注射者的痛苦表情,
下了臺說他絕對不會再做第二次。

鈍針不是真的就一定安全,用鈍針還把眼睛弄瞎的報告不是沒有,
因為原本疼痛的保護機轉沒了,因為不管血管不血管,都一樣痛,沒有差別。
札到血管會出血,但這樣操作常常都流血很多,血管不血管,也差不是很多,
有的醫師為了止痛,那就打麻藥,或乾脆全身麻醉,
打了麻藥鼻子腫,形狀難評估,而且不管血管不血管,這回都不痛了。
而全身麻醉更荒唐,不是說好的五分鐘「微」整形嗎?
怎麼搞到最後是一年一刑,也沒比真隆鼻舒服多少,還要年年付款。

這整個過程,照單全收的醫生得到什麼?
哀怨的客人可能再也不想回頭。
這樣注射客人的醫師,你也曾自己親身體驗嗎?


HA full face enhancement by Yates Y. Chao, MD
將不同性質的填充物用在不同適合的位置,才是安全和效果的保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