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0-31

音波拉皮 vs 電波拉皮 之二

Ulthera, Thermage and fractional laser comparison
音波拉皮利用聚焦超音波,直接作用筋膜深度,採分段式破壞,深度深,溫度高;
電波拉皮是整塊皮膚組織立體加熱,上下溫度低,中間溫度高,深處溫度較不夠;
飛梭雷射能量高,分段式破壞,破壞能力強,深度較淺。©Yates Y. Chao


之前提到破壞的藝術,
我們就要談談在電波與音波的破壞能力,

在電波拉皮一開始上市的時候,當時的設計是希望能夠藉著電波加熱來破壞真皮的膠原蛋白,
膠原蛋白的變性若有20%的收縮,在攝氏60度的溫度下要加熱15分鐘,
同樣程度的破壞如果在65度的溫度則只要30秒鐘,
做電波拉皮又不是在煮雞蛋,怎麼可能在同一個地方泡十幾分鐘,
所以當初設計的能量其實是在讓真皮及脂肪間的纖維組織在一次的擊發下加熱到60多度。
這樣的溫度要經過表皮真皮到達皮下組織,真的非常痛!
所以很多人做了早期的電波拉皮,發誓再也不要做第二次。
其實這個溫度,也足以讓脂肪組織萎縮破壞,
所以早期的電波治療很多都伴隨著脂肪萎縮。

後來電波治療的方式改變,探頭加大,穿透更深,
但能量下降,治療的疼痛大為減少。
但要膠原蛋白收縮,一定要達到一個足夠的溫度,
因此有適能多回的治療模式出現,
藉著反覆施打的溫室效應,讓能量累積,一方面也讓加熱的時間拉長,
以時間換取空間,所以現在的電波治療已經不太痛,但仍有收縮緊緻的效果。
如果這當中利用能量和時間的調控,反而可以讓脂肪的加熱效應成為一項雕塑的利器。

但這個故事告訴我們任何的治療:
太低的能量成不了氣候,破壞的不夠,效果就不夠;
太高的能量可能造成組織傷害,除了可能造成脂肪萎縮,還可能傷害血管神經等其他結構;
電波治療技術的改良,讓能量慢慢累積化解治療中所發生的疼痛而達到效果,
但為了穿透皮膚,這能量還是受到很大的限制,
因為熱從皮膚的表面遞減,要深處的真皮收縮,表面的溫度一定不可以太低。

音波拉皮則是另一種思維,它在固定的深度裡加熱,
所以可以把能量放得很高,但是也不能高到燒焦,大致溫度就在60-70度之間。
但光就這個溫度就已經可以破壞很多皮膚下方的結構了,例如支配感覺的神經,
因此音波拉皮的加熱模式必須是不連續的,
在一個深度下,並不是從頭到尾整層加熱,
而只能是點狀的加熱整層中的一部分。

即使如此,還是偶爾有聽說做完音波拉皮後皮膚感覺麻麻一陣子,
小神經的破壞還是在所難免,只是點狀的部分破壞還不至於造成神經血管太大的傷害。
因此在治療時還是要找對於臉部美容技術以及解剖構造熟悉的醫師,
才能達到滿意的效果,避免不必要的併發症。

進一步光波拉皮與電波拉皮的比較,後續!

高能量聚焦超音波示意圖
高能量聚焦式超音波(HIFU)組織破壞示意圖,熱點在聚焦區域,但焦點兩端溫度仍有上升,
因為是聚焦模式,加熱破壞不是連續面

2013-10-30

音波拉皮 vs 電波拉皮 之一

超音波拉皮和電波拉皮有什麼不同
最近流行的超音波拉皮和風行一時的電波拉皮各有什麼優缺點,趙彥宇醫師的完整分析
最近市面上廣告打得火熱超音波拉皮密集地在媒體上曝光,
對美容市場有敏銳嗅覺的醫師和愛美人士都嗅到了商機和變年輕的契機,
以前非侵入式拉皮的電波機器有了競爭對手,
可以聽到原本把電波說得天花亂墜的現在又琵琶別抱,把這台新的機器捧上天。
但是這些應對媒體的說詞到底只是在拉生意,
還是真的瞭解這兩台機器的優缺點,應用在個別的擅場呢?

基本上這兩台機器都是藉著組織加熱達到破壞效果,
醫學的治療就像革命一樣,免不了需要破壞和重建。
但破壞這件事是一種藝術,
如何破壞得剛剛好,只破壞到需要破壞的地方是一件事,
如何把該破壞得都破壞到是另一件事。

破壞和重建不是跟流行,
如果對機器的原理和治療的訣竅沒有搞清楚,破壞到無辜的受傷者,就得不償失了。

電波機器用的是無線電波,經過電容電極將電波傳導入皮膚,
這種特殊的電容電極可以把電的傳導變成一個平面,
電位改變、兩極變動與分子震動造成組織加熱。
所以加熱成效高低會與電阻高低有關,脂肪電阻高,纖維組織電阻低;
電波需要經由皮表傳入體內,能量一定是外面最強,越裡面越弱。
但是我們不需要把表面的皮膚燒焦,而是要加熱裡面的纖維組織和脂肪,
所以皮膚表面需要冷卻系統保護,而真皮及皮下的溫度就受限於皮膚能忍受的溫度,
雖然最高溫經過冷卻,並不發生在皮膚表面,然而冷卻系統效果有限,
為了不讓皮膚燒壞,真皮的溫度就不能太高。

音波機器用的是高能量聚焦超音波(High Intensity Focused Ultrasound, HIFU),
超音波所引發的生物效應非常多元化,
用在拉提的超音波其實用的是最基本的加熱功能,
組織吸收超音波,分子震動產生熱能,
當多個超音波聚焦時,焦點的能量就會變得很高,
而其他不在焦點上的組織就能量普普。
所以藉著聚焦的深度和能量的高低,就可以選擇破壞的深度和程度,
這也是為什麼超音波拉皮機器可以把組織加熱到更高的能量,
卻不用擔心把皮膚燒焦,而且可以加熱在更深深度的原因。

但是深淺不同和能量不同各有不同需要,電波、音波如何應用且待下回分曉。

治療示範  趙彥宇醫師  Yates Y. Chao, MD

電波拉皮可以提供拉提緊實效果,調整治療方式也可以達到脂肪雕塑效果
一般所熟知的電波拉皮加熱淺層道中層的真皮及皮下組織,達到緊實和雕塑效果,把多餘的去除,
如能再加上空缺處的填補,就可以達到很好的治療效果

2013-10-18

這不是我要的番茄!

趙彥宇醫師解釋懸繫韌帶(Retaining Ligament)與微整注射的關係
在義大利的市場裡,看到這顆番茄,正好可以作為懸繫韌帶(Retaining Ligament)與微整注射的教材

最近在微整注射及美容手術的領域裡吹起了一股「解剖風」,
雖然解剖課是每一個醫學生在訓練課程終必經的一部分,
但是一方面可能年代久遠,
很多醫學生當年沒學過醫學,在大體上剖來剖去,也剖不出個所以然來;
一方面是解剖必須和臨床相對應,
實際在注射的醫師很多都是不動刀的,對坐在前面的活人,
要分得出來血管從哪裡來,往哪裡走都有困難。

我在每一次的教學當中都會提到解剖構造與臨床的相關對照,
如果應用到注射,可能有哪些的技巧?與哪些要避免的錯誤。
其中懸繫韌帶(Retaining Ligament)與填充物注射的關係應該是我最先提出來的觀念。
即使到今天,還有很多醫師不瞭解這些韌帶與一個成功的注射到底有什麼關聯。

講到解剖與注射,
如果講完解剖,注射還是那麼注射,那解剖課就只是一個吸引人去參加醫學會的噱頭。
雖然最近韌帶問題慢慢有人注意了,
但是我卻沒有發現這樣韌帶的觀念如何影響一個注射的行為。
同樣的解剖課如果用在不同的填充物上,
應不應該方法和結論都一樣呢?

臉上兩條印地安紋是很多人的困擾,
這位大姊對這問題更是恨之入骨,
陸陸續續要求了好幾位醫師將它去除,
而前面幾位醫師看到臉上有凹痕,第一個反應就是建議她打玻尿酸。
現在醫生都知道了,
這條印地安紋下面有韌帶拉著,所以皮膚會凹下去,
玻尿酸這麼水,這麼軟,你每天要它像走鋼絲一樣乖乖地坐在韌帶上當然是不可能。
所以打進去的玻尿酸不是跑到韌帶的那邊,就是韌帶的這邊,

打了這麼多次,這條紋還是在,
不同的是,韌帶兩邊的臉越來越鼓,
我跟她要了身分證的照片來看,
發現這兩邊臉頰增加的體積,快要可以裝滿各一杯小酒杯。
而這些醫生杯杯和這位姊姊依然「臉頰漸胖終不悔」地繼續塞玻尿酸!

其實解決印地安紋最好的方法是用水狀活化型的填充物來注射,
目前市面上大概就聚左懸乳酸最適合,
因為水樣填充物注射後,水性成分很快會吸收,留下的成分會固定在注射位置不移動,
不受到韌帶牽扯影響。
活化型填充物長出來的東西是自己的組織,也不會移動,
整層增厚的結果,韌帶就不容易下拉產生紋路。

但這注射的技術不同於以往,比較需要精細的控制深度與劑量。
其實這也是我所發表的新技術。

懸繫韌帶就像番茄的分隔,番茄長太快,就會膨起成一股一股。
我們常稱讚人的臉部飽滿可愛的像個番茄,
但如果花了這麼多錢買到這種番茄,那就免了!
如果買錯炸雞都要在地上打滾,「這不是肯德基!」
這顆番茄肯定要滾個好幾天。


印地安紋是懸繫韌帶(Retaining Ligament)所造成,不適合以一般玻尿酸解決
這位小姐因為臉上的印地安紋(malar groove)被打了無數次玻尿酸,結果變成凹凸不平的大餅臉

2013-10-16

多年輕才足夠

晶亮瓷肉毒桿菌變臉-趙彥宇醫師示範
利用晶亮瓷和肉毒桿菌塑形,也可以有很大的改變

現在的美容醫學發達,
各種各樣的美容手術和技術可以處理很多你想有卻沒有、想沒有卻很多的外觀問題。
而回春這件事就是這些治療常常訴求的點,
聚左旋乳酸聽起來沒什麼吸引人,
生意頭腦好的醫生就叫它「童顏針」、「娃娃針」,結果詢問度就大增。

所以人們都想變年輕,
在這個世界上,很多事都是一股風潮,
看著大家都在排隊就跟著排,有時候在排什麼自己也不是很知道。
變年輕這件事也一樣,
實在太多人來要求打一針,因為下個星期要同學會,
下下星期回來,就很得意的拿照片跟我說「我們同班同學很多都看起來像歐巴桑!」
要不然就是下個月兒子要結婚,
要讓別人猜不透到底你當年是不是未成年結婚。

每個年紀都有那個年紀魅力之所在,
但不可否認的,人和動物一樣,
在尋找配偶,用生物學的名詞來說,就是「求偶」的階段,
因為要吸引異性,達到生物繁殖的目的,
那個時候,無論在體力、外觀、體型來說,都是最吸引人的階段。

如果四十歲的人可以在外觀上維持得像是的三十歲的人,我們都會說他善於保養;
如果一個五十歲的人,我用一些治療手法讓他看起來像三十歲,他一定樂得不得了;
但一個四十歲的人,穿著看起來像十八歲,我們就會覺得他有點不得體了。
如果我們把一個三十歲的人的臉打成像十五歲的比例,
那絕對是失敗的作品!

婉婉本身就長得很漂亮,
但是臉上的一些比例問題,讓她的臉永遠看起來像是一個小孩子,
如果你問問這些人,你喜歡你自己的臉看起來一直都像十五歲這麼年輕嗎?
她們絕對會跟你說NO,
她常要靠化妝來修飾,她想要有一個下巴把臉型撐起來,但化妝還是效果有限,
她很不想要兩個臉肉肉的,看起來很幼稚,但是化妝只能好一點點。

我把她的嚼肌縮小了,下巴拉長了,鼻子修了一下,
再讓臉頰的尖端像前凸起,變成立體,
整個就變成20多歲的年輕美女了。
而這些簡單的塑形,也不用花什麼大錢或動刀縫線,只用了晶亮瓷和肉毒桿菌。

蘋果肌不等於嬰兒肥,
嬰兒肥也不等於年輕,
如果來到醫院診所的愛美人士還不知道自己跟著排的隊伍前面究竟是在賣蛋撻,還是在賣雞排,
希望她們不要發現他們的醫生也在前面排隊。

林依晨從出道到現在,臉型成熟漂亮很多
女藝人常為嬰兒肥所苦,其實臉部的外型約維持在20-30歲的比例最漂亮(圖片來自於網路)

2013-10-11

指甲上最美的風景

美甲店做指甲,感染灰指甲
手腳按摩及指甲美容環境不良,也可能導致感染灰指甲和其他病毒細菌

48歲的吳太太來到門診時,很不好意思地把手伸出來,
不用我看都知道,她說自己的指甲發霉了,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
因為她是個非常愛美的人,覺得很丟臉。

經過一番詢問,這個指甲是去年開始發生變化,
至於變綠,是今年才開始的。
她也不下廚,也不打掃,家事都有外傭幫忙,
照理講因為潮濕工作引發灰指甲的機會很低。
她每天坐辦公室,工作也不需要碰到水,
平時不種花,也不插花;沒養動物,指甲沒受過傷...
在她以為,那個在指甲上綠綠的東西就是黴菌,
其實黴菌也有,但那綠綠的顏色不是黴菌,而是黴菌環境下孳生的綠膿桿菌。

她只有一個習慣,因為愛美,常常去修指甲、做指甲。
「可是他們都有消毒耶!」
一般民眾認為的消毒就是酒精棉把物品擦一擦,紫外燈照一下,
其實就醫學的觀點來看,這些消毒都不及格。

指甲美容操作的過程中,可能接觸到的東西包括:
洗腳池、器械、布品、美甲師的手和拖鞋,
其中器械的部分往往殘留很多的指甲和皮膚碎屑,
這些從前一個客人身上取樣下來的檢體,也可能有病毒,也可能有細菌、黴菌,
這些東西就算碰到酒精也不會死,
操作指甲很難戴手套,但是皮膚上的疣狀病毒和黴菌也可能暗藏在指甲縫中,
即使用清潔劑清洗,方法不對也很難洗乾淨。

下次去到美甲店時,
除了留意最新指甲款式之外,也要關心一下指甲店的衛生情況,
特別是器械消毒的狀況,
我的建議是:
用消毒用的清潔劑在操作每個客人間確實的刷手,
器具也要用刷子刷洗後以高溫或藥水消毒。

即使是自己一套的護甲用具,如果沒有消毒和清理,
其實也不是真正乾淨的,畢竟台灣氣候潮濕,上個月用過的器具沒清理,
從環境當中也可能滋生黴菌。

乾淨衛生才是指甲上最美的風景!

2013-10-02

打針,打哪種針?

趙彥宇醫師 微整注射巡迴演講
在東南亞巡迴演講中,趙彥宇醫師解釋臉部輪廓的結構,如何在有限的微整注射劑量下,安全有效的改善外觀


好久沒上新文章了,
因為學生放完了暑假,輪我放個晚暑假。
其實八、九月都在出國演講,好忙,沒時間坐下來寫東西。
天涼了,好不容易有時間來寫一點這些日子的雜記。

前一陣子在海外教國外的醫師如何把填充物打得又安全又漂亮,
席間一位醫師很興奮地拿一個剛從上一場演講學來的技術來問我,
內容大抵是用一種短效分子小的玻尿酸來注射在客人青筋浮現的手背,以呈現年輕化的效果。
這種產品填充在這個部位效果短,所以須要一年注射個三次,一次一個手背要注射兩支。

這是微整注射市場的現況,
將注射填充物填充在手背上來增加飽滿的感覺其實並不是什麼新技術,
無論你用的是哪一種形式的玻尿酸、或是哪一個廠牌的玻尿酸、甚至是其他性質的產品、
其他成分的填充材料、還是自體的脂肪,
就把東西放進去的技術來說,真的都沒有差太多,
但對「這個醫師」來說,這個產品雖然不新,這個技術卻是是新的,把這個產品用在這裡也是新的。

學習一種新技術是好事,但關於產品的選擇,可能就需要更謹慎;
到資訊相對不足的地方教學是一件好事,但關於教的東西正確與否,還需要好好衡量。
在場另外一位醫師早就在別的場合聽過類似的方式,
並且很開心的說只要是客人經濟能力負擔得起的,他都會這樣建議。
一邊一次兩支,一年三次,效果持續一年,那一年就要12支。
問題是,選擇產品不應該是看客人的經濟能力,而是應該看實際的效果如何,
如果跟長效的填充物比,
花快要二十倍的價格,然後要一年痛三次,多了快八倍的治療次數,
原因只是因為自己的外表和言談間讓人發現她有經濟能力。

而效果真有比較好嗎?
其實並沒有。
每一種產品的出現必定有它適用的位置,
如果把這種填充物如果應用在對的皮膚深度和位置,而不是手背,
可以發揮他更好而持久的效果。

在這個天漸漸涼了的時候,我的心一邊聽也一邊也漸漸地涼了,
類似的言談在其他飯桌上我也曾聽到,
「這個技術主要就是可以增加產品用的量...」
「這樣他們就可以比較常回來...」
我很難過的是這些顧客是這麼單純的拿自己的皮肉和金錢去相信他們眼中的專家。

希望他們不要把我的演講和前一場當成一樣。
來往世界各地教學演講,跟坐在診所裡看病做治療比起來,
可能後者的收入還比較好,
但偶爾出來走走,當作每日繁忙看診生活的調劑也不錯,
若是看到別的地方有需要,而自己可以幫得上忙,讓更多愛美的人真正變美而沒有危險,
也是一件很有價值的事。

醫師不是廠商販賣商品的工具!
如果成天飛來飛去,而沒有正確的知識、技術,
沒有新的觀點和方式,
最重要是沒有正確與正直的價值觀,
那都只是今生驕傲的虛空,白忙一場!

對於常去參加這類醫學活動的醫師來說,我真的要說,活動裡所教的東西不一定都是對的。

不論是站在台上還是坐在台下的,你的品格才是讓人尊敬的唯一原因。

趙彥宇醫師 微整注射美容海外巡迴演講
在不同的國家、不同的民族文化中,平衡、均勻、對稱、自然是美不變的原則。